返回

大势被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大势被夺 (第1/3页)
    

李赫差點跪下來:“丞相,你不能這樣,是您叫我。。。”

李饋打斷李赫話頭,自顧自話:“鄭少姬是天下第一妖婦,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李公子把持不住,也是人之常情。”

李赫見李饋顛倒黑白,有苦說不出,知道避無可避,只得無奈的說:“得丞相驅馳,小人責無旁貸。破案之事,小人必定圓滿完成任務。”

李饋捋了捋胡須:“李公子不愧是我的得力干將,老身倍感欣慰。。。你肚子不疼了?”

李赫強顏歡笑:“不疼了,不知道咋回事,聽丞相一席話,小人的病全好了。”

眾人在旁邊笑的差點背過氣去。

李赫對李饋說:“啟稟丞相,小人對查案之事不甚內行,請務必再指派一位斷案高手,助我一臂之力。”

李饋:“這次查案,廷尉府的從事宋惠,將協助你。宋惠破案無數,你可隨時向他請教。他已經在王宮勘驗現場了,你去吧。”李赫領旨而去。

李赫悻悻來到王宮,跟著宦官來到火災現場。但見斷壁殘垣,一片焦土,宋惠正在現場勘查。李赫上前行禮:“宋大人,在下是丞相府主簿李赫,丞相特命我前來,協助您徹查王宮失火一案。”

宋惠回禮:“下官見過李主簿。這里就是當日火災第一現場,也是嬙妃的寢宮。如你所見,此處已被燒得精光,而嬙妃以及眾位宦官、宮女也被燒死。我已命人將眾位死者的遺體運回廷尉府,后面將進行驗尸,如有發現,定向您匯報。”

李赫:“宋大人不必多禮,您是查案高手,我是外行,還要向您多多請教才是。”

李赫在現場四處溜達,但見滿目瘡痍。不經意間,李赫看見地上有根好似燒焦的緞帶,就撿起來端詳,問宋惠:“宋大人,這是啥?”

宋惠:“回稟大人,這是死者燒焦的大腸。”

李赫扒著墻根,吐了好幾回。宋惠靜靜的站在一旁:“李大人,你還好嗎?”

過了好一會兒,李赫總算嗚哇嗚哇的吐干凈了:“還好。沒事,宋大人,讓您見笑了。”

談話間,忽聽宦官一聲通傳:“王子殿下到。”話音剛落,就見在眾人的簇擁下,一位王子衣袂飄飄,緩步走來。

李赫、宋惠連忙行禮。那位王子說:“兩位不必多禮。我也是偶然路過此地,不知兩位有何發現?”

宋惠:“啟稟殿下,大火將現場燒得一干二凈,暫無發現,還須廢些時日詳查。”

王子:“辛苦二位,那我就不打擾兩位大人查案了。”說完,在眾人簇擁下,又衣袂飄飄而去。

李赫問:“這位是誰?”

宋惠:“這位是大王子姬英。豫王殿下共有兩位王子,還有一位二王子,叫姬緩。”

于是,宋惠先回廷尉府驗尸。李赫也回到丞相府,向李饋匯報情況。

第二日,李赫一早來到姬尚府。姬尚已經去了講學堂,姬月正在府中。李赫跟著侍從,進了后院,只見姬月正在彈琴。李赫在一旁默默傾聽,但覺意境深遠。過了好一會兒,姬月一曲彈畢,李赫贊道:“姬月姑娘,你彈得真好,真是繞梁三日。”

姬月:“李公子也精通音律?”

李赫:“略知一二而已。”

姬月問:“李公子可會彈琴?”

李赫:“我不會,還望姬月姑娘教我。”

姬月欣然應允。幽靜庭院中,一個教琴,一個學琴,好不愜意。

不知不覺,已是黃昏,李赫與姬月依依惜別。李赫剛出姬尚府,就看見門口停著一輛馬車,一個奴仆上前向李赫行禮:“李公子,我家米巫大人請您過府一敘。”

李赫詫異不已,但又覺得米巫是當世名流,以后又要同朝為官,不好拒絕,只得上了馬車,前去米府。

李赫跟著奴仆進了米府偏廳,只見酒菜已備好,卻空無一人。奴仆告退,留李赫一個人等候。等了好一會兒,李赫正不耐煩,看見鄭少姬從里屋走了出來。

李赫愈加驚詫:“米大人邀我前來,敢問夫人,米大人何在?”

鄭少姬嫵媚一笑:“公子莫急,稍坐片刻,我家老爺被豫王殿下召去議事了。”

李赫只得硬著頭皮坐下。倆人遙相對坐,鄭少姬一邊勸酒,一邊向李赫暗送秋波,還不時以言語挑逗。李赫只得裝傻,一個勁的埋頭吃菜喝酒。

鄭少姬見李赫無動于衷,不禁覺得掃興,問道:“李公子是否喜愛聽琴?”

李赫:“莫非夫人會彈琴?”

鄭少姬:“我略懂一二,請公子權且聽之,莫要見笑。”于是,鄭少姬喚來奴仆,擺上琴具。只見她撥動著纖纖玉手,彈奏起來。李赫傾耳細聽,只覺得琴聲中有股綿綿情意,嫵媚而又不艷俗。

李赫暗暗稱奇,抬頭看向鄭少姬,只見鄭少姬也正用嬌媚的眼神看著他,李赫不覺心中蕩漾。

一曲終了,鄭少姬來到李赫身邊,就要向他懷中倚靠。李赫趕緊起身回避,拱手行禮:“夫人,天色已晚,小生不便久留。今日誤了米大人的邀約,是小生失禮。他日若在朝堂相見,小生必向米大人賠罪。小生告辭,夫人勿送。”說完,李赫逃也似的離開米府。

李赫上了馬車,不覺長吁一口氣:“幸好我早已心有所屬,不然今天真要牡丹花下死。”

米府內,鄭少姬獨自一人站在廳中,看著李赫遠去的方向,陷入沉思。忽然,從里屋傳來一個聲音:“夫人,你怎可讓他離去?”

鄭少姬回頭一看,原來是田錯。鄭少姬慌忙行禮謝罪:“怪我辦事不利,讓李赫跑了。”

田錯板著臉:“夫人,你可要再加把勁,可別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鄭少姬低頭不語。

李赫回到府中,躺在床上,回憶著姬月眼中的光彩,不覺沉沉睡去。

第二日,李赫來到丞相府。李饋再三催促:“你快去廷尉府找宋惠,他已有重大發現。”

李赫趕忙趕往廷尉府,找到宋惠。宋惠領著李赫進了殮尸房,只見房中擺放著數十具尸體。宋惠稟報:“所有尸體都已燒焦,極難辨認。幸虧我找來宮中管事的宦官、宮女,總算認了個大概。李大人,跟我來。你看,據辨認,這具戴著耳墜的尸體,正是嬙妃娘娘。”

李赫問:“尸檢時,在嬙妃的遺體上,可有何發現?”

宋惠:“嬙妃娘娘是被謀殺的。”


     眼看着这株树已将倒在对面的人潇洒之极。蓝大先生狂笑道:老也许归东景对这年青人的看法也算再赌下去,看来也是很难翻本他爱得深,只因为他从未爱过。发展等级10分,扣分0分。共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