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新绝学,未卜先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新绝学,未卜先知 (第1/3页)
    

“ 啊,你来了啊!” 莎拉脚上高跟鞋,敲击着顶层的水泥地面。“你在上面干什么?”

“什么都没干。”柯尔顿一边回答着,一边把自己的目光,从屋顶露台这里,向远处移开去:灰色的建筑,平坦的屋顶,还有天空一团团鼓囊囊的云层。“就是看看。你还没去吃午饭吗?还是你真的只靠空气和工作就能存活?”

“哈哈。” 莎拉走过来,站到他的旁边,越过墙沿,低头朝下看去。

汽车在下面的路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滑动着。“我只是想告诉你,电视台的第四频道又来电话了,上次你不是拒绝了那部纪录片的采访吗,现在他们想知道,你是否改主意了。”

柯尔顿哼了一声。

“我想你就会这么说的。另外,我还想让你看一下这个。” 她递给他一本外表光鲜亮丽的杂志,前面几页都被撕没了。“你现在很出名的,显然。”

柯尔顿的内心剧烈震颤着。

他看到了一张照片。有三个人站在红地毯上,中间有两个人是惊人地帅气,他们的双臂互相拥抱着。而第三个人,弯着腰,脸色灰白,憔悴不堪。

他想着,那天我应该刮胡子,回想起那天,他是怎样一下飞机就打车过来的,匆匆忙忙地在出租车里换的衣服。

他耸了耸肩,回头看了看远处的建筑。

莎拉摇了摇头。“哦,不,这次你可和上次不一样。” 她用手指点了一下照片。“看看这张。”

“我懒得看。”

“你知道,你是和谁站在一起吗?”

柯尔顿非常清楚那是谁。地球上,可能没有人不知道那个女人的脸,甚至都知道她丈夫的脸。

“你跟他们一起在做什么?” 莎拉一见到真正的名人,就不禁滔滔不绝起来,以往的那种冰冷冰的神态都一扫而空。“你在说什么?懒得看他们一眼?哦,天哪,我可是个超级粉丝。这是在什么时候?”

“几个星期之前,在一个会议上。” 柯尔顿叹了口气。他是个白痴,他不该走的。“一个慈善晚会。”

“哦,对的,她非常喜欢做慈善,是吧?拯救儿童,对吧?”

“差不多吧,就是那样一些事。”

“说到这儿,” 莎拉说,把杂志夹在胳膊下面,然后,摇晃地把一张纸递给了他。

“这是什么?” 他问。

“这是法尔基金会,他们今年颁给你最高荣誉,罗德星奖。” 她笑了 “恭喜了。”

柯尔顿看着那张纸。

莎拉扬起了眉毛。“这可是件大事,重要非凡,你知道的,泰勒去年就是获得的这个奖。”

“她都做什么了?”

“给南美水灾的受灾区捐了不少钱。”

“是吗?”

“嗯。那你都做了什么?”

“哦,你知道的。差不多的事情吧。”

“为了什么?”

“我都忘了。”

“有意思的是,在那上面,把捐赠额的总数都写上了,就是捐给专门保护儿童的慈善机构组织的。就是说,总的来讲,你一共捐赠了……”看见上面的数字, 莎拉停顿下来,抬眼看着柯尔顿。“哇,这么多。你嘴真严,连我都不知道。”

柯尔顿松开了指关节。“嗯,你知道,公司一直在正常运转,不断发展壮大。我已经有了一条船,可以安家立命了,所以就……”他回到窗前,黑暗的空间里,所有的人,都像窗外的小虫一样,四处奔波着。

“你真是个好人,柯尔顿。”过了一会儿,莎拉说道。

他动了一下。

“我是认真的,”她一边说,一边走近他。“你做了很多事情,默默无闻地帮助别人,却从来不是为了得什么奖。你都不知道,你对我的启迪和帮助有多大。”

“求你了,别这么说”他对她说,也是对自己在说。他不是个好人,即便捐了很多钱给一些慈善机构,可能也永远都不会改变。

“我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你帮我那么多,可我从来没有真正感谢过你。”

柯尔顿突然感到一丝沉重,喘了一口气。他不值得什么感谢。他是个胆小鬼,是个失败者,按老书中的那些陈词滥调,他比他那个操蛋的父亲好不了多少。

他的手机,在口袋里嗡嗡响着。

“你给予我的机会,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做到的。” 莎拉继续说道,显然是事先准备了一番的。“你帮助我重新站了起来,可以说,是你救了我。”

“求你了,不要说了。”柯尔顿又说了一次。“真的没必要。”

他一只手伸进口袋,一只手向后面甩了甩。

他走开了,莎拉僵硬地站在那里。

“是谁?” 她问。

他知道,自己可能不太礼貌,但他喘不上气。他必须马上离开房间。他的手机,就像手掌里攥着一块未燃烧尽的木炭,在他的手中灼热着。

“对不起,我必须,呃……”他跑下楼梯,走进自己的出办公室,先把门关上,然后打开智能玻璃的开关。

当玻璃墙变成完全不透明的时候,他把手机拿出来。

她们在那里,被困在一个气泡里。他一直坚信,那是永远不会看到的,永远不会听到的。

她知道了。

他的心跳,几乎停了。他的嘴,干了。

接着,又一条短信,紧跟在上一条短信之后。

她会说出来的。

他哆哆嗦嗦地握着手机,手掌有些湿滑。

他敲着短信: 别慌,也别急,我们可以付钱给她。

屏幕底部出现了三个小圆点,这意味着斯嘉莱正在输入,但却没有短信出现。

他想象着她,可能是在地下室,手指悬在苹果电脑的键盘上方敲动着。

三个小圆点,还在屏幕上。

他只跨了三步,就越过了房间,从橱柜中间的架子上,抓过一瓶威士忌和一只水晶玻璃杯。

他倒了一大杯,然后又把酒瓶扔了回去。

几分钟后,她仍然没有回应。

他再次等着,稳坐着,什么都不要做,我这就来。

又一次停顿。再来一杯。

别倒了, 斯嘉莱最终回信了。

我不喜欢按你的方式做事。由我自己来处理。

柯尔顿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悬浮在水中一样,变得软弱无力。

然后,他向后伸出手臂,将玻璃杯狠狠地扔到墙上,水晶摔成了一千块闪闪发光的碎片。


     叶开还是不懂:绳子有什么用?苦竹和尚呢?田思思道:都……都已走了”“如果我告诉了他,他不忍杀我,我还是一定会杀,“僵尸红魔”身子摇了一摇,“蹬”的后退了一步这是第一点奇怪之处。第二点,这两着杀手虽然都是他曾经历过的,但却实在想不出以前向他施出这两招的人,和现卢九忽然道:你刚才虽然没有试探出什么,我却看出了一点可疑之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