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再遇鬼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再遇鬼罗! (第1/3页)
    

方子安甚为惊讶,史浩这话可真的是说到点子上了,他是个清醒的人,他说的完全正确。大宋最不缺的便是文人,会写诗作词的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但真正能经世治国之人却寥寥可数。以至于秦桧这样的人都在可以把持朝政,都可以任意胡作非为,朝政官员趋炎附势,则正说明了其实大宋士大夫阶层的堕落无能和无耻已经是一种风气。

“史大人所言极是,子安深以为然。子安也从不以能写几首诗词而自傲。子安并非这等浅薄之人。”方子安沉声道。

史浩转身看着方子安道:“子安,我有几个问题想跟你探讨探讨。我希望你说真心话,而非作敷衍之语。你可能还不了解我。我最恨作违心之言的伪君子。哪怕观点偏颇,只要是发自真心,我都不会见怪。毕竟见识高低和虚伪欺骗是两回事。”

方子安神情肃然,点头道:“史大人尽管问便是,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史浩点点头,搭在桌上的手指轻轻敲击桌面。八仙桌发出单调枯燥的哒哒声。突然间,史浩停止了敲击,沉声问道:“子安认为,岳飞是死在何人手中?我的意思是,人人都说岳飞是秦桧构陷所杀,被奸贼害死的。你是怎么看的。”

方子安吓了一跳,史浩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开口问的便是如此尖锐的问题。

“这个问题……似乎太过尖锐敏感。在下只一介小民,可不能胡言乱语评论这件事。观点或许有所偏颇,又或者有大逆不道之言,恐不便评论。”方子安道。

史浩皱眉道:“你是何意?”

方子安忙道:“在下的意思是……对于这件案子的讨论,可能会涉及当今皇上。在下不知天高地厚,若是有什么不当的言辞犯上,若是传了出去,怕对史大人不利。”

史浩呵呵笑道:“你大可放心。这不过是你我私底下的言语而已,不会传出去的。莫非你认为我史浩是个诱你说出不当言论,然后散布出去于你不利的卑鄙小人么?”

方子安摆手笑道:“不不不,绝无此意。”

“那便如你所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史浩沉声道。

方子安吁了口气,咬牙道:“也罢,在下便斗胆胡言了。关于岳元帅之死,民间自有许多言论。绝大部分都讲罪责归咎于奸相秦桧之手。都说秦桧是杀害岳元帅的罪魁祸首。天下人每提此案,无不痛骂奸相残害忠良。这已然成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共识了。”

史浩微微点头道:“是啊,难道不是么?”

方子安沉声道:“在下也认为,奸相秦桧必是对岳元帅恨之入骨的。原因很简单,主战主和之间并无调和的余地。岳元帅收复中原之日,便是奸贼秦桧授首之时。所以秦桧必是想要除之而后快。天下人将岳元帅之死归于秦桧之身,那可没冤枉这个老贼。说他是主谋也不为过。然而,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老贼秦桧虽位高权重,但他真的敢杀了岳元帅么?岳元帅在我大宋乃军中之神,声望高隆,人人景仰。秦桧虽是宰相,真敢毫无顾忌的杀了岳元帅这样的人物么?他有这样的胆量?便不怕犯了众怒,惹天下人群起而攻之,将他碎尸万段么?最主要的是,皇上会容他一手遮天,容他胡作非为么?他的权势虽高,但能高的过皇上么?”

史浩双目炯炯,瞪着方子安,沉声道:“然则你是想说什么?”

方子安沉声道:“天下奏案,必断于大理,详议于刑部,再上之中书,最终决于人主。像岳元帅这样的朝中举足轻重的重臣,其罪案议定而决,必将慎之又慎,程序上更是不得有半点疏漏。也就是说,就算秦桧等人对岳元帅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但案子最终还需‘决于人主’。要杀岳元帅,最终需要的是皇上的御批首肯。秦桧便有一万个想杀岳元帅的心,但若皇上那里通不过,也是枉然。反而会落得个反噬自己的下场。岳元帅最终被杀了,那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希望杀岳元帅的可不仅是秦桧及其党羽,最终那还是皇上的意思。你若问我岳元帅之死到底谁才是幕后的罪魁祸首。在下不怕说出大逆不道之言,恰恰是当今圣上要杀岳元帅,秦桧当然也是罪魁之一,但决定权却是在圣上手中的。”

方子安这一番话倘若在市井之间说出来,怕是立刻便炸了锅。他的话似乎不但为秦桧老贼在开脱,而且将矛头对准的是当今官家,这是何等大逆不道之言,当街打死还是轻的,诛九族也不为过。可是,他面前的史浩听了这样的话,却居然平静的像是一块石头。

“你的意思是皇上想杀了岳飞,不过借秦桧之手罢了,是也不是?”史浩沉声道。

方子安微微点头道:“怕正是如此。”

“然则,皇上为何要杀忠臣良将呢?当今圣上难道是位昏聩之君么?他难道不知,有岳飞在,恢复中原,中兴大宋有望么?岳家军百战百胜,金人闻风丧胆。绍兴十一年,岳家军打到了朱仙镇,差一点便收复了汴梁。皇上又为何要自毁长城,自斩臂膀呢?”史浩再问道。

方子安沉声道:“我大宋太祖立国便定下了重文轻武的祖训,原因自然不言而明。便是因为太祖乃武职起家,黄袍加身得了天下。为了避免同样的事重演,自然需要避免武将坐大。故而定重文轻武之策,设计了一整套的朝廷架构分权,便是为了防微杜渐,确保江山稳固。所以,当今官家心里不可能没有武人坐大的顾虑。岳家军越是善战,岳元帅越是无敌,这方面的顾虑恐怕只会越大吧。岳家军百战不败战功辉煌,殊不知每一战胜利,其实都让他们更加的为人所忌惮。乱局之时,自然不会去考虑如何遏制武官的势力扩大,因为需要他们去和金人死战。而一旦局面稳定下来,则必然要整治武官,夺其兵权,保证朝廷不为武人所牵制,不留隐患了。我想,这或许是当今官家要杀岳元帅的动机之一吧。”

史浩缓缓点头,他本来以为方子安会如同官员们和有识之士私底下所猜测的那样,以皇上担心岳飞真的如他出兵喊出的口号说的那般最终迎回二圣,威胁到他的皇帝之位作为理由来陈述皇上杀岳飞的动机。但方子安却用了更为根源的角度去解释了这一切。这样的说法其实更具有说服力。大宋立国便是建立在武人夺权的基础上的,所以后世历代都竭力避免这样的情形发生。太祖当年打下江山之后第一件事便是‘杯酒释兵权’,收回了武将们手中的兵权。其后每一代官家都不会容武人坐大,这是大宋朝最为敏感的东西。

岳飞的实力和声望确实在当年已经到了一个让人不得不担心的地步。皇上生出杀心,确实并非不可能。

“……皇上有了猜疑和担心,再有秦桧等人的推波助澜,谗言攻击。再弄出一些张统制谋反的假证据来诬陷。这种情况下,皇上便决意杀了岳元帅以求得皇位稳固也就不足为奇了。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比如,我听说岳元帅为人耿直,多次惹得皇上不高兴。岳元帅曾经高举‘迎回二圣’的大旗,这些恐怕都会对皇上的心理产生影响。岳元帅不好美色,不爱财物,无欲无求,这更让有些人恐惧和担心。一个人对金钱美女都无所欲所求之人,会被理所当然的认为必有其他所图。总之,岳元帅之死乃千古冤案,让人愤怒和绝望。但也不得不说,这是种种局面作用的结果。秦桧老贼罪不容恕,岳元帅引起皇上的猜忌和不快怕也是另外的原因。岳元帅这等千古难见的忠臣良将之死是我大宋的巨大损失,中兴之想就此化为泡影,让人扼腕叹息,难以释怀。没有岳元帅这样的人领军,我大宋怕是永远无收复河山之望。不过,当今官家怕是也根本没想着要收复河山了。”方子安叹息着摇头,神情甚为沮丧。

史浩静静听罢,看着方子安缓缓说道:“子安,请允许我收回之前的话,你不但有文才,更有见地。虽然你的看法未必便是真相,但以你如此年纪,能将此事思虑到如此的程度,已然殊为不易。现在我可以放心了,王爷有幸,能遇到你这样的人,我想我大宋将来要多一个良相了。”

方子安笑道:“史大人可莫要这么说,我一番胡言乱语,史大人不见笑便已经谢天谢地了。在下这些想法有些大逆不道,难得的是史大人居然没有斥责在下,这让在下已经很感谢了。”

史浩正色道:“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又何必遮遮掩掩。我当着皇上的面也曾指责过他。不过,我必须跟你说明一点,在我看来,当今皇上还是一位圣明之君的。不得不说,我大宋能有今日局面,在靖康国难之后能够重延国祚,皇上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勇气的。若非皇上力挽狂澜,我大宋可能就此便灭了。我想,这也能解释为何皇上偏向于同金人议和,以换取天下安宁。他是想保住大宋来之不易的局面,不肯做殊死一搏,不肯拼的鱼死网破。皇上有皇上的担忧,朝中大臣和普通百姓是很难理解的。秦桧善迎合皇上之心,又肯为皇上背负骂名,我想这也是他为何能容忍秦桧所为的原因吧。”


     他这几下动作,完全一气呵成,端的快如闪电,管宁一声怒喝过后,方待抢步过去,只听叮叮几声微响,像是什么东西落下那玉瓶里,这乐山老人却在笑这一刀砍来,藏花没有动,她所有的动作,竟在这一刀砍来时忽然间全部停顿,只见这笨拙缓慢的一刀砍向她,然后苍穹问就溅出了一片花雨”伊风疾伸出去的铁掌,停留在薛若璧身上微微颤抖了一下,终于缩回手,长叹一声,沈声说道:“你要这孩子干什么?难道看这是在谈情的样子麽?”只见这红裳云鬓的妇人,面容虽与朝阳夫人有几分相似,但双眉稍浓,目光更亮,眉宇间锋芒毕露”小二话说完,转身就走,随一声凄叹后没头没尾的唱道:“……几多高楼饮美酒……几多流落在街头……”唱完又是一叹,道:“这双父女也实在太可怜了!”蓝剑然后他就满意地笑了,昂起头,挺起胸,大步地走向酒楼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