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连接卜图的恐怖预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连接卜图的恐怖预见 (第1/3页)
    

深夜,梓陽三人睡得正香,絲毫沒因火堆熄滅而被凍醒。

而就在此時,破廟內的鼾聲戛然而止,邋遢男突然睜開雙目,打著哈欠靠在墻角,盯著梓陽看了好久。

哐當!

破廟房門被人一腳踹開,巨大的響聲驚醒了睡夢中的三人,連同邋遢男在內,四人將目光紛紛投向房門口。

只見一名身穿貂袍,肩扛彎刀的男子站在門口,掃視了一遍廟內眾人,道:“呸!真是晦氣,等了半天就等來了四個窮鬼,真是掃興。”

聽到貂袍男子的話語后,逐風心中的謎團也算是解開了。

下毒之人必定是眼前的這些山賊,而廟內的木柴定然是被他們事先做了手腳,否則自己不會中毒,他們也不會來此。

賈絕生臉色難看道:“完了,完了。我早說過不讓你進破廟,不讓你進破廟,可你偏偏不聽。現在倒好,我們完蛋了!”

梓陽面色如常,笑著回答道:“我們一沒錢二沒勢,他們不至于會把我們怎么樣吧。”

賈絕生臉色鐵青,旋即扭頭,沒再理他。

貂袍男子轉身對著面前手下,有些不耐煩道:“帶走,帶走。”

之后,門外沖進來幾名山賊打扮的人,給梓陽等人拷上寬厚的鐵鏈綁縛四肢,一一帶出破廟。

“你們將這四人押往十號礦場。告訴裴元,令他加快開采礦脈,不然他這十號礦主也該換人了。“說完,貂袍男子在雪地中丟下數塊靈源石后,便獨自一人離開了。

剩下的山賊便押著四人走出破廟,雪地中的陣法已然是被激活,紅藍色的光芒交相輝映。

“這是什么?”梓陽盯著陣法很是好奇道。

賈絕生平淡道:“一座陣法,準確的說是一座傳送陣。”

“喲。這小子還挺識貨的嘛。”一名山賊很是意外,在此之前,他們押送過許多人前往各處礦場,卻并未有一人知道雪地中的陣法就是傳送陣。

另一位山賊催促道:“管他懂不懂陣法,我們的任務是將這四人帶去十號礦場,至于其他的就不歸咱們管了。”

紅藍色的光芒逐漸黯淡,一名山賊急忙說道:“靈源石的能量不多了,我們抓緊上路吧。”

幾人重重點頭,將梓陽四人推上陣法,眨眼間,便已消失在原地。

伴隨著腳下地面的抖動,幾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虛空中停留數息,在一座隱蔽的山門前的另一座傳送陣中出現。

賈絕生抬頭望著兩側的山崖,“用數塊靈源石激活陣法,傳送時間又這么短,想必此處與破廟相距應該不遠。”

“好有趣的傳送陣,我能不能再試一次。”梓陽滿臉興奮地看著山賊。

賈絕生,逐風二人面無表情地看向他,邋遢男嘴角微動,面部并沒有過于明顯的變化。

眾山賊聽后哈哈大笑,一位山賊捧腹大笑道:“再試一次?他在說什么,他居然還想再試一次。”

“你這輩子只能在這里面挖礦了,你恐怕是沒機會再試一次了。”一位山賊忍不住嘲笑道。

面對眾山賊的譏笑,梓陽很平靜地走到賈絕生身側,小聲道:“有機會我還要再試一試,站在傳送陣上面的感覺。”

賈絕生面露愁容道:“你沒機會了。”

“為什么?”梓陽驚訝道。

逐風極為無奈地解釋道:“我們手腳上綁縛的不是一般的鐵鏈,它不僅可以束縛手腳,更能夠封鎖流域。”

梓陽很是困惑道:“封鎖流域?”

“簡單來講,一旦被這鐵鏈鎖住,你將終生不能動用流力。除非。。。。。。”逐風苦笑地看了一眼梓陽。

“除非什么?!”邋遢男突然湊了過來。

一位山賊嗤之以鼻道:“除非你是輪回境之上的強者,否則沒人會掙脫這鐵鏈的束縛。”

“別跟他們廢話了。押進去,押進去。”一名山賊干咳一聲,急切道。

十號礦場

上下共有十層,如深井般,是一座大型的露天礦場。

前九層每層都有人拿著鐵锨,鐵鎬開采礦脈,有人專門推著獨輪車來回運送,乒乒乓乓的響聲就沒斷過。

唯獨最底下的第十層空無一人,這也是近期山賊頻繁捉人的原因。

十號礦場剛發掘不久,人手不足,除去礦主外,整個礦區有境界修為的人,僅僅只有五人。

他們手拿沾滿血跡的皮鞭,各自負責兩層礦區,一經發現偷懶者,必定將其打得皮開肉綻,死去活來。

礦場頂端的搖椅上,躺坐著一位身著獸皮大衣,手拿蒲扇的男子,此人就是十號礦場的礦主,名叫裴元。

此刻,他正仰面朝天,側著腦袋,酣睡在搖椅上。

這時,一名毫無境界修為的下人匆匆趕來,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裴元猛地坐起身子,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幾個人啊?”裴元咧嘴問道。

下人回答道:“五人?”

裴元破口大罵道:“他娘的!什么東西呀!讓老子加緊開采礦脈也就算了,這都多久了,連人都沒給老子湊齊。”

“開采!開采!開采個屁!”

“大人您小聲點,這要是被人聽到,您可就麻煩了。”下人低聲道。

裴元面色一橫,惱怒道:“他鬼三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仗著他姐夫的勢嘛,惹毛了老子,老子直接撒手不干了。他娘的!”

“那幾位大人還在府里候著呢。您看是不是。。。。。。”下人了解裴元的脾氣,沒敢直接說出讓他去見一見。

裴元躺在搖椅上,一臉舒適道:“你去替我將他們打發走就行了。就說,就說我公務纏身,沒空理會他們。”

下人站在原地,一臉為難之色,道:“這。。。。。。這不太好吧。”

砰!

裴元大手一拍搖椅扶手,冷聲道:“有什么不好的!狗仗人勢的東西也配見老子?即使他們的主子鬼三來了,老子也不見。”

“你還愣著做什么?!快去啊!”

下人剛走沒多久,兩名隨從抬著一位深痕累累的垂暮老者走來。

裴元揮了揮手,兩名隨從點頭離去。

“都注意點啊!今天這是第幾個了?啊!這人都被你們打死了,誰給老子開采礦脈。”裴元站在頂端,大聲喊道。

“裴礦主好大的威風啊。”身后傳來一道譏諷之音。

裴元再次坐回搖椅,愁容滿面道:“你們也看到了,這全是一些老弱病殘,每天都得抬出去幾個。”

“說句實話,你們送進來的,還沒抬出去的人多呢。”

一名山賊說道:“裴礦主看看這五人如何?”

除去梓陽,賈絕生,逐風,邋遢男之外,還多加了一名身材嬌小的魚人。

湛藍色的身軀,腦袋光禿禿的,四只如兔子般的大耳朵垂在腦后,皆是藍色的,碧綠色如寶石般閃耀的大眼睛,手掌腳掌跟青蛙的一般無二,身高正好與梓陽的腰部齊平。

梓陽時不時地用手去摸一下他的大耳朵,滑不溜丟的,十分好玩。

而小魚人卻總是躲著他,綠寶石般的瞳孔中滿是警惕之色。

裴元淡淡道:“這四人倒還可以。但這魚人瘦骨嶙峋的,他能開采礦脈嗎?”

山賊笑道:“裴礦主,這多一個人總比沒有好吧。你別管他能不能開采礦脈,你如果不收,我把他帶走也可以。”

“你們少來!數十座破廟就給老子帶回來五個人,其中還有一個魚人,老子這第十層礦區一人沒有,現在就憑這五人一天能開采多少?”裴元冷臉道。

“裴礦主,你先別著急,眼下這十座礦場皆需要人手,總不能把人都帶到你這里來吧。”山賊笑著說道。

裴元抬頭剛想說話,山賊趕忙補充道:“再說了,這十號礦場是最小的,即便是有人,那也得先給前面那幾座礦場送去啊。”

裴元自顧自地擺動著蒲扇,道:“人留下,你們可以走了。帶他們去倉庫拿靈源石。”

下人點頭在前面帶路,眾山賊一同離去。

山賊剛離開不久,裴元開口辱罵道:“呸!狗東西!天天敷衍老子。來人!給我帶下去!”

說完,裴元轉身離去。

一名手持長鞭的男子將五人帶走,小魚人緊跟在男子身后,時不時地扭頭看向后方,生怕再被這個陌生的人類摸耳朵。

當男子帶領他們來到礦區第十層后,冷冷道:“每天必須挖出百斤礦脈,不然不準吃飯。”

男子走后,小魚人拿起地上的鐵锨走到一邊,努力挖掘著礦脈。

賈絕生與逐風對視一眼,無奈拿起地上的鐵器,邋遢男也不敢有所遲疑,趕忙開采起來。

“哎!你別跑嘛,過來讓我摸一摸你的耳朵。”梓陽手拿鐵鎬,笑嘻嘻地走了過來。

小魚人高高舉起鐵锨,向梓陽砸了過來,他一個側身躲開,鐵锨砸落在地。

梓陽微微笑道:“別生氣嘛,我并沒有惡意,更不會傷害你。”

“對了!你能聽懂我的話嗎?”

“你的嘴巴好大。”

“你該不會是個啞巴吧?你怎么不理我呀!”

不管梓陽說什么,小魚人自始至終都處于沉默狀態,甚至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楚留香道:“金弓夫人会相信同情”视为支配他一生的纯洁而杜云天早已知道这少年语重千金要冷静下来,想想内奸究竟是谁突听胡铁花道∶凌飞阁、萧石、追,又被姬冰雁拦住,他实在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