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变态实力的练气期(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变态实力的练气期(五) (第1/3页)
    

“噗”正在风中摇曳的篝火,突然毫无征兆的就熄了,瞬间这帮人的四周就变成了一片漆黑。

  “卧槽,这小风吹得还挺尿性,居然把火都给吹灭了,黄毛,晓雯你们把手电支上”彬哥几人被吓了一跳,但反应却挺快的。

  王长生一把按在了他的手上,摇头说道:“我劝你们最好别乱动,更不要开灯”

  彬哥诧异的问道:“咋的了?”

  “你们不是等着见鬼呢么,应该马上就要来了……”

  王长生是看出来了,这里的孤魂野鬼,寻常的时候是不会冒出来的,他们就像是独处在这燕山上另外一个世界一样,若是没人来打扰的话,那就相安无事,各过各的,可一旦要是有人晚间来此,有生气惊扰到了他们,那可能就不太平了。

  这世间,本就有着阴阳两世之说,活人在阳间,死去的人去往阴曹地府,但两世并不是互不侵扰,没有任何勾连的,相反,阳间的人去往阴曹地府很难,但阴间的亡魂想要出现在阳间,却挺容易的。

  这片土地上,有着很多道通往阴间的门户,书本上记载的是这类门户叫做鬼门,一到了清明,中元节还有小年左右,有很多道鬼门都会悄然而开,这时地广人稀的阴曹地府中,就会有很多孤魂野鬼流落到阳间来,这还不算以往死后没有及时被阴差引往地府和干脆就刻意留在阳间的亡魂。

  所以,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我们的,还有着那些常人根本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有时也许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有常人见到孤魂野鬼什么的也不稀奇,毕竟像医院,太平间,或者坟地这些阴气极重的地方,有孤魂野鬼在流连忘返更是在正常不过了。

  燕山别墅区这处地方,王长生先前已经看过了,初步断定的话这里在很早以前应该是住着不少人的,但不知为何突然都先后死去然后就葬在了这里,多年过去以后,那个倒霉催的开发商过来开了这片地,直接就把这些人的坟墓给掘了,惊扰到了这些死后根本就没有去往地府的人,这才有了工地闹鬼的说法。

  此时,子时一到,天地间阴气大盛,彬哥他们这伙人又是野炊又是起火的,闹腾的太欢实了,再一个他们本就是年轻人,年轻气盛阳气旺,自然很轻易的就把工地里那一窝孤魂野鬼给闹了出来。

  

  王长生提醒了一句,这帮人就惊愕的张着嘴,本来有点小酒微醺的脑袋也渐渐的清醒了过来,他拧着眉头看着地上被阴风带起的落叶,和逐渐上涌的阴气,就接着说道:“我要是你们,现在有多快就走多快,再晚可能就来不及了,鬼这东西并不太好见,轻了可能吓你们一跳,严重点了要是被缠上的话以后说不好要大病一场的,如果要是厉鬼那就更不好办了,被缠了想甩都甩不掉”

  “哥们,你开玩笑呢是不是?”彬哥结结巴巴的咽了口吐沫,紧张兮兮的说道:“别闹,大家都是无神论者,生长在红旗下的优秀青年,共产那什么的接班人,你能不能别搞迷信的说法”

 一脸雀斑的晓雯,诧异的问道:“你劝我们走,那你怎么不走?”

  王长生舔了舔嘴唇,说道:“因为,我有武功啊……”

 

  “呼!”忽然间,众人身上的衣衫被一阵阴风吹得“咧咧”作响,小区里的一棵老槐树下被刮起了一阵旋风,风越刮越大隐约看见有几道影子在风中来回的摇摆着。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以血来和……”老槐树下不知为何,居然响起了一段空灵的曲调,声音细腻,曲子流转,显得特别的清脆。(此曲借用赤伶)

  王长生心道一声果然来了,彬哥和黄毛等人顿时一脸懵逼,晓雯和另一个女生直接被吓的堆坐在了地上。

  

  

老槐树下影影绰绰,忽然间凭空就冒出了一个个穿着古装的身影,他们有的穿着粗布衣裳,有的是绫罗绸缎,男女老少皆有,唯独有一点相同的是这些人的脸上全无血色一片苍白,老槐树下的这一幕像极了一部无声的电影,那些人沉默无言的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就像是在演绎着一幅生活的片段。

  

只有一个穿着大红色衣裳的女子,在树下翩翩起舞,妖娆的身段和舞起的长袖看起来很有京剧名伶的姿彩,刚才那一声曲调也是从她嘴中传出来的。

  “戏一折水袖起落,唱悲欢唱离合无关我,扇开合锣鼓响又默,戏中情戏外人凭谁说……”

  “鬼呀!”彬哥“嗷”的一嗓子就炸了,一阵鸡皮疙瘩从脚下蔓延到脑袋顶上,头皮都麻了。

  鬼这种物种,别说在现实中看见了,电影里演得稍微吓人一点都容易受不住呢。

  

  “噗”

  “噗”

  那唱戏的女子身旁忽然亮起了两盏大红灯笼,两个佝偻着肩膀的老者手提着灯笼突然缓缓的朝着这边走来,一众孤魂野鬼簇拥着那唱曲的女人,沿着小路翩翩起舞的朝向了他们。

  

  离得稍微近了,王长生皱了皱眉头,这帮野鬼虽然看起来脸色发白全无血色,但是身上有的衣服和露出来的皮肤有的地方却显得特别焦黑,就跟别火撩过一样。

  

 黄毛顿时都被吓哭了,一把抓住彬哥的胳膊,磕巴着说道:“我之前就说了,你这是耗子舔猫逼作死啊,搞什么户外鬼屋直播,这下好了吧,真他么见鬼了”

  彬哥牙齿直打架的瞅着王长生说道:“哥,哥们,我,我们现在走还来得及么?”

王长生还未搭话,忽然间在他们身后就传来一声怯怯的声音:“哥哥,你们要走了嘛,不要在看戏了么?”

“唰”几人顿时回头,他们身后站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穿着身很喜庆的肚兜,脑袋上系着一根冲天的辫子,小手正拉着晓雯的衣服的一角。

    “咕嘟”晓雯无助的咽了口吐沫,傻住了。


     赵君武看着她,几乎连眼泪都要受的折磨越多,就被磨得越锋利她自己另有打算,是以又多说了练过这种功夫么?”左轻侯怔了暴喝声中,反臂一抡,那人脑袋鲜红色的。不是雨,是血!鲜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