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肮脏的纯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肮脏的纯洁 (第1/3页)
    

李赫抬頭一看,只見這位姑娘身材窈窕,清秀而不失英氣。

倆人相對而視,沉默無言良久。

突然,墻外傳來一陣喧鬧聲,打破了倆人之間的沉默:“那毛賊咋沒影了?給我到這府里搜查。”隨即,大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李赫這才發現自己還跪著,連忙站起,對著那姑娘尷尬的笑。

那姑娘眼中閃過一絲笑意,轉身向大門款款走去,令仆人打開大門。

門外一護衛:“姬尚府搜查賊人,可在你們府中?”

那姑娘:“不在。朝廷命官的府宅,豈有賊人?”

護衛起了疑心,蠻橫的說:“以防萬一,還是搜一搜的好。”說完,就要招呼眾護衛闖進李饋府。

那姑娘挺身而出:“大膽!李饋的府邸,你們也敢擅闖?”

護衛不依不饒:“那賊人在姬尚府鬧事,我們是奉命抓捕。”

那姑娘:“你們可曾親眼看見賊人進了我李家府邸?”

護衛一愣:“沒有。”

那姑娘:“你們可有官府的海捕文書?”

護衛心虛起來:“沒有。”

那姑娘:“你們一沒有看見賊人在我李府,卻擅自私闖,這是無禮在先;二來沒有官文,這是枉法在后。姬尚大師德高望重,斷然不會行此下策。必是你們這些奴才擅自行動,姬大師平常是如何教導你們的?”

那些護衛沒想到這姑娘看起來瘦弱,卻有如此膽識,再不敢往里闖。那護衛心有不甘,也只得向那姑娘拱手致歉:“我等失禮,多有打擾,請姑娘息怒。”說完,領著眾人退去。

見眾人遠去,一直躲在暗處的李赫,上前向那姑娘致謝:“謝謝姑娘解圍。敢問姑娘芳名?”

那姑娘:“我叫李心雨,李饋正是家父。”

李赫猛地驚醒:“李姑娘,快帶我去見令父,有大事。”

李赫跟著李心雨,見到李饋,將今晚在姬尚府發生的事悉數相告。李心雨在一旁聽了,偷笑不止。李饋惱了:“你們兩個,簡直胡鬧,擅自闖進到姬尚府就算了,還不好好論道,卻去爬墻偷看美女。”

李赫羞愧:“李大人,是我們不對,您后面再罵,現在先想辦法把衛大哥救出來要緊。”

李饋稍加思索:“衛起的確將才難得,你現在隨我去向狄侯爺稟報,看看他如何定奪。”

李赫隨著李饋來到狄侯府,又將今晚在姬尚府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狄侯爺又好氣又好笑,思忖良久,對李赫說:“無妨,明天一早,你直接去姬尚府謝罪討人,姬尚大師是學界泰斗,素來喜愛才學之士,必不會與你為難。”

第二天一早,李赫早早來到姬尚府,請門外的侍衛通報,說是李赫拜訪。

不一會兒,府中奴仆出來,帶著李赫去見姬尚。姬尚本來一臉嚴肅,一看到李赫,立馬笑顏逐開:“這不是昨晚論道之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李赫公子嗎?”

李赫連忙行禮:“承蒙姬大師記掛,晚輩倍感榮幸。今日前來,特向大師道歉,昨晚,晚生與朋友前來赴宴,極為盡興,忘乎所以,一時失了體統,攪擾了貴府的清凈。晚生在此向大師誠摯謝罪,懇請大師對我朋友網開一面。”

姬尚笑了:“年輕人嘛,年少輕狂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李公子不必擔憂。來人,將李公子的朋友放了。”

須臾功夫,衛起被帶了進來,臉上還有些淤青。李赫向姬尚大師致謝拜別,與衛起一齊出了姬尚府,上了馬車。

衛起正襟危坐,一言不發。李赫心里惶恐:“衛大哥,您的傷勢如何,可有大礙?”

衛起也不答話,只是狠狠盯著李赫。李赫被盯得心里發毛:“衛大哥,您倒是說句話。”

衛起冷不丁蹦出一句:“誰是毛賊?”

李赫連忙賠笑:“衛大哥,誤會,別生氣。小弟我當時想,與其我們兩個一起被抓,不如留一個回去搬救兵。您看我今天一早就來了,我是特別擔心大哥受了皮肉之苦。。。。。。”

衛起不等李赫說完,怒吼一聲,撲了上去。

馬車發出陣陣劇烈的晃動。。。

李赫、衛起回到狄侯府,向狄侯爺請罪。狄侯爺舊事不提,就問了衛起傷勢如何。衛起:“謝侯爺關心,末將粗人一個,這點皮外傷不算什么。”

衛起無礙,狄侯爺寬心了許多。狄侯爺見李赫一直低著頭,遮遮掩掩,心里納悶:“李公子,是否有事,請抬頭說話。”

李赫支吾半天,只得抬頭,只見右眼偌大一個黑眼圈。惹得眾人哈哈大笑。

狄侯爺言歸正傳:“好了,說正事。今早豫王召集百官,已宣布由李饋大人擔任丞相之職,主持變法工作。”

李赫、衛起紛紛向李饋道喜。李饋向狄侯爺拜謝:“承蒙豫王、狄侯爺賞識,委以要職于在下。李饋一定竭盡所能,以報答大王與侯爺您的知遇之恩。”

狄侯爺:“豫王殿下已經正式批準勵農耕、平糧價之法。對此二法,陛下贊賞有加,就連姬侯爺也多有美言。但是,豫王言語之間,似乎還有不盡之意。”

李饋琢磨片刻:“變法,因戰敗而起。如今,這兩條變法皆是整頓內政,并無強軍之效。豫王殿下莫不是還要我們獻上強軍之策?”

狄侯爺捋了捋胡子:“李大人此言有理。各位可有什么治軍之策?”

眾人沉默半晌。李赫應答:“不如推行“武卒”之法。”

狄侯爺:“什么是武卒之法?”

李赫:“我豫國地處中原,常受四國侵擾,而將士人數有限,難免首尾失顧。小人以為,兵在精,而不在多。不如打造一支精銳之師,就叫武卒好了。”

衛起:“如何打造武卒?”

李赫:“首先,挑選精壯之士。從頭到腳身披頭盔、重甲;這些人必須能夠拉開十二石的弓弩,背的動五十只箭矢,手持長矛,腰佩利劍,攜帶三天口糧;還能夠在半天時間之內,跑完一百里路,才可以入選武卒。”

李饋:“條件如此苛刻,恐怕無人會來應選。”

李赫:“入選武卒的,就分他土地,并免除他全家的徭役和賦稅。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狄侯爺思忖片刻,贊道:“武卒之法甚好,李公子果然才略過人。明日,我就將武卒之法稟報給陛下。”

另一頭,姬侯府內。姬侯爺正與一個年輕人密談。

那年輕人:“侯爺,今日在大殿,豫王陛下宣布李饋做丞相,您怎么不提出反對?說到變法之事,您反而還大加贊賞,這是為什么啊?”

姬侯爺微微一笑:“田錯,你有所不知,狄處和李饋那些人,正在一步步走進我設的局。”


     每个人都瞪着他,目中都带着,喀嚓一连串声响,七八个武郭玉娘道:他跟着你是不是老黑,一张黑脸已吓得发白”她声音更温柔,道:“我也心道:“我要的,你已给了我,你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