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札不名多署字——唐顺之(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帝札不名多署字——唐顺之(完) (第1/3页)
    

“哥... ...不要!”

玲珑紧紧地抓着石台,无助地哀求着,并不是因为离别,而是因为此刻在她的脑海中,无数记忆中有关玲琅的画面,声音正开始被什么东西慢慢的啃食,仿佛一团熊熊的烈火,在她的脑海中一点点蔓延,摧残着她的意识。玲珑艰难的抵抗着,但进入脑海的妖力,一瞬间就流向了身体的别处,那本就是玲琅的妖力,自然也不会阻止他,而玲珑自己的妖力,渺茫的像是一缕游丝,已经近乎没有,“哥哥... ...别这样,你不能,不能就这么抛弃我... ...”玲珑的眼底一片光明,心底却在逐渐变得黑暗,没有任何东西。

翼魔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缓缓朝着玲珑走过来,打算享用另一道美食,可走上没几步,洞穴外的飓风突然骤起,可内部此刻却是一片死寂,死寂的出奇,它看了看跪倒在地上的那个骨瘦如柴的虫族女孩,眉头微微一皱,不可能是她,这牵动天气的能力,操纵者的实力绝对是要高过自己的。它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刚刚成年时,自己跟随当初的翼魔皇深入大陆中的一片丘陵时那场惨绝人寰的场景,巨大的白色九尾天狐,用无数翼魔的鲜血染红了大地。

正想着,他的心里猛然一寒,刹那间,一条通体幽绿,浑身如钻石翡翠一样坚硬的三尾毒蝎破土而出,巨大的螯钳如两支厚重的铡刀般切向他的脖颈,好在他事先察觉到了不对,挥起了翅膀霎时间便逃了出去,甚至头也不回,因为它的本能在告诉它,哪怕犹豫一秒,都有可能会死。

山风从那只三尾毒蝎钻出的洞走了出来,此时周围的飓风也小了很多,他看了看石台上梨花带雨,表情痛苦的玲珑,心中突然一沉,“玲琅呢?”他转头望向已经化作人形的首领,那是一位绿鬓浅眉的女子,看着首领身上那股庞大的翠绿色妖气,他又一次焦急的问:“首领,玲琅呢?您拥有探索的魔法对么?”她没有理会山风,朝着玲珑缓缓的走过去,双手轻轻按在玲珑的肩膀上,一双翠绿而深邃的眼瞳盯着玲珑,用充满磁性的声音冷静地说道:“玲珑就放心的交给我吧,逃出来的其它虫族都活着,你没有辱没九幽翠玉的声名,我在此以土之子的名义立誓,天上地下,此后再无翼魔,它们的血液将为你祭奠,它们的灵魂将被永远禁锢,直至消散。”随后一股纯粹却异常温和的翠绿色妖力缓缓渗透进玲珑的体内。

玲珑抬起头,漆黑的瞳孔包含恳求地望着首领,艰难地摇摇头,泪水止不住地划过她的面容,因为她能清晰感知到,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强,记忆也流失的越来越快,甚至可以说,直接是那种被大水淹没的速度,“不,我不要,明明才只见了哥哥一面,明明... ...我早该自生自灭,明明... ...他说过要待我去看遍这世界上所有的光明与美好。”

“傻孩子,得到光明的前提,就是要消散所有不幸的黑暗呐。”首领抬起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翠绿地浅眉微的一皱,擦拭着玲珑那张湿漉漉的面容。

少时。

一道红色的光芒从玲珑的额头里瞬间冲了出去,宛如一道喷涌而出的红色泉水,直达天际,随之如绚烂的烟花一般炸裂开来,支离破碎。站在一旁的山风,贯穿整张脸的长长伤疤开始隐隐作痛起来,一双尖锐的瞳孔逐渐变得湿润。

“额...”被那长长的红光持续牵动着的玲珑,渐渐挺起纤细小巧的身子,表情痛苦的嘶鸣着,还没有从她身体里涌出去的记忆,仍旧令她无比的伤心,使她的心如刀割斧凿一样痛苦,但被持续涌出去的红光牵动着,只能令她低声的嘶鸣着,声音渺茫地如同那些炸裂消散后的红色烟火一样,“啊——!”伴随着红色的光芒全部涌出去,玲珑“唰”地挺起了身子,痛苦的抻直了纤细的双臂。

巨大的哀嚎声,响彻了整个洞穴。

一片明亮温暖的阳光下,玲珑面无表情的站立着,宛如一位失去灵魂,堕入世间的灵魂。她的脸上再没有任何的情感,白色的瞳孔消失了,瘦弱的身子也消失了,整个人俊美而乖巧,仿佛就只是天生的一个好皮囊,还有一双绝美的漆黑眼睛,鲜红的眼影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光。她那漆黑无神的瞳孔,掠过一丝凉意,仿佛天地间的任何事都与她无关。

宛如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使。

==========

宛如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杀戮傀儡。

乌黑压抑的天空下,一束红色与金色相互交杂的光芒仿若升起的高速气流般飞向府邸园林的上空,直冲紫云的另一只翅膀。

一眨眼的功夫,便与紫云相撞,炸裂。

“啊啊啊!”紫云大吼一声,如山丘一般大小的身体随之一颤,另一只翅膀也被玲珑切了开,无数密密麻麻的鲜血从它的身体里溢出来,迅速化作一阵血雨洒向了大地,短短几秒钟内,六道寒芒如同肆意游窜的毒蛇,相互交映着寒芒,攻击着正朝地面高速坠去的紫云,玲珑手中握着另外两把短刀,同时也在不间歇地攻击着紫云因为在坠落而无法防御的宽阔胸膛,一阵阵刀光血影顺着天降的血雨倾洒而至,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道玲珑赤金色的残影。

就在即将落地的瞬间,玲珑倏地身影一动,将双刀一甩,闪到了紫云的身下,随后短小的手掌抓住紫云头上的犄角,再一次扯着它拔地而起,朝天空飞跃,玲珑手握长长的犄角顶风而起,战袍发出令人胆颤的猎猎声响,随即在她跳跃力的极限上,蓄着力在天空之上旋转了一圈,将紫云朝着地面无情甩下。

紫云瞬间就化作一道巨大的紫黑色光芒,就仿佛天边划过的流星一般,朝着地面猛的砸去。

血雾苍茫的天地间,一声巨响,顿时卷起漫天参杂着血色的烟尘,平坦的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土坑,紫云凹陷在坑底,血肉模糊的宽阔胸膛微微起伏着,浑浊的巨大眼眸似动非动地望着天边矗立地那个幽绿色战袍的少女,俊美地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就是一个为杀戮而生的冷血动物。

八支短刀瞬间动若雷霆,与玲珑笔直刺下,眼中红光一闪,鲜红的雾气从中骤然散去,“落!”天空中,八支短刀,顷刻间分裂成十六支,又转而分裂成三十二支,最终天地间分裂出数不清带着赤金色寒芒的刀光,如万钧雷霆,轰然坠下,顷刻间填满了整个土坑。

更令人绝望的是,落地后的玲珑将双手一举,身后寒芒再一次凝聚在她的手中,组成了一把无比巨大的放大了千倍的短刀光影。

“裁决·断罪(补刀技能,将目标心底的恐惧以实体化扩大三百倍,造成巨额的精神属性伤害,身体也受同等伤害,只能在目标濒死过程中使用。)”

巨大的裁决之刃随之而降,坑中数十米的范围,突然疯狂地拔起巨大的赤金色地光,仿若一场灾难来临之前最后的绝美,一个眨眼的瞬间,光芒顷刻汇散。

“这... ...这是什么啊!”昆廷看了看眼前不可思议的巨大土坑,这简直就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杀,“说什么天下无敌,你也就欺负欺负一些村民了!”他转头骂着,随后要跑,传送的法阵刚刚开启一半,一根染着血的冰针从他的余光突然出现,当他回过神儿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肩膀已经被那根冰针瞬间洞穿,滚烫地热血随之溅在他的脸上。

“幽珥·克洛哀... ...”昆廷忍着痛抬头望去,表情有一些呆滞,随后紧紧咬着牙,天空上的乌云深处,竟站着一个身材纤细,轻纱裙袍的女子,精致的面容上,美丽而冷漠。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此时的克洛哀与数月前已经大不相同,全身的魔力肆意地在她的身边既疯狂又有序的引动着,她已经能够驱动她母体中的返祖魔力了,不,应该说是随意操控更为的妥当。

“可恶!她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恶魔竟然没动她。”昆廷说着,奋力的将法杖一抬,脚下的地面,突然迸发出一堆碎石土块高高射向天空,宛如无数的尖锐的雨后春笋,一个瞬间,就“蹭蹭蹭”地直达天庭。

被气流高高托起的克洛哀,手握法杖邪魅一笑,乌黑靓丽的长发霎时变成一片银白色,轻柔的面容变得绝美,如冰晶般剔透的四只精灵之翼从她的背后生出,一圈冰莓色的魔力光圈包裹住她的全身,急速朝着昆廷坠落而去,土块碰撞之后,随之化为碎屑,“咔啦啦”地朝地面坠回去。

“什...什么?!”昆廷震惊的瞪大了双眼,自己这个帝国第一的首席魔法师,全力释放出的一击,竟然刮不掉她的魔力化成的气流光圈。

但看着克洛哀朝他奔向的速度,对他的攻击力度可想而知,那必然是致命的。

想到这里,昆廷的心中反倒松了一口气——只不过。

克洛哀在离他不足几米距离的时候,手中的法杖竟然瞬间被她给收了回去。

“安逸跟我讲过,你也拥有一招能在被瞬杀之前,转移走的技能?”精灵形态的克洛哀瞬间移动到了昆廷的身边,她靠近昆廷的耳边这样说着的:“叫做置换人偶对嘛?”随之将手中一支封魔银针扎进他的身体。

昆廷惊恐的望着她,看着那张离自己不过一寸距离,那张变得绝美而冷漠的脸。此刻他的心中除了无尽的惊恐外,那就是——

她变了,她对待敌人的方式越来越像克劳德了,就宛如一只绝美的恶魔。


     那知方辛却仅是微微一笑,道:展兄,你又错怪我了,那一双情人箭,一道死神帖,只不过是小儿在秦铁篆伤后,自地上拾到的,早已失去了他们神秘的魔力,已不过只是一张废纸,两根凡铁于是他们就商量着,由伊风故意在这一带,以“天争教主”的身份现身,使得这消息在武林中传出,那么,真的“天争教主”就极可能筱引来了李员外不知道许佳蓉为什么离去?他更不知道她的眼泪为什么而流?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多想,事对这个面前的女人,小呆也只是欣赏而已。当然他实在很想说两句俏皮话甘老头只是笑。李大娘终于留意到甘老头的表情,诧异地道:你在笑般攻出五拳,招式虽不精妙,但拳风虎虎,显然两膀也有着千斤神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