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再回白水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再回白水寨 (第1/3页)
    

盡管作了多方努力,父女倆還是經常因獵不到獵物而忍饑挨餓。

偶爾遇到獵人,莎林娜也打聽不到山林外的任何消息。

莎林娜猜想,自己已經挑起了奚與契丹兩國的戰端,現在,兩國肯定已經打的不可開交啦。

莎林娜心下焦急。

莎林娜感覺,自己已經與世隔絕,這個世界和這個世界上的人,與她都沒有任何干系了。

連林子里的動物也盡量躲著她,仿佛自己成了巫婆口中的瘟神。

冬天很快就要來臨了,父女倆如何才能熬過漫長的冬日喲。

莎林娜知道,如果再打聽不到林外消息,她和阿爸就不得不走出山林了,如果再在山林里呆下去了,不餓死也得凍死。

莎林娜已經想好,唯一的出路就是厚著臉皮去找痕篤,即使痕篤不娶自己當老婆,憑痕篤的善良,也能賞他們父女一口飯吃的。

添飽肚子,不受冷凍,已是她人生的第一要務,也是最急迫的追求。

原來,做個獵人也這般難。

一天,莎林娜射中了一只肥獾,卻沒有命中要害部位,肥獾帶著箭鏃向山林深處逃去。

父女倆已經整整一天一夜沒有吃到肉食了,若放走了這只肥獾,很可能今天再獵不到獵物。

每天嚼野果,吃的肚子翻江倒海,胃酸難耐,實在不能再用野果果腹了。

莎林娜哪肯輕易放棄這只肥獾,手持弓箭,窮追不舍。

轄剌哥沒有莎林娜跑的快,盡管已經氣喘吁吁,還是很快便看不到女兒的身影。

眼見得,負箭的肥獾就要被追上,林子里突然一陣響動,閃出了十幾個手持弓箭的人,將莎林娜圍在了中央。

莎林娜立即感到來自同類的威脅,急忙拉滿了弓,卻不知該指向哪一位,又急忙放下弓箭,抽出了戰刀。

包圍圈迅速縮小,其中一人喝道:“大膽狂徒,驚擾了首領的獵場,不過來賠罪,反而拉弓抽刀,你不要命了!”

莎林娜突然想到,能帶這么多人來山林里狩獵,肯定是首領級的人物才可以做到。

只是不知,這山林里,怎么會突然間冒出一個什么狗屁首領。

莎林娜用冷峻的目光向眾人掃去,最后在一位與自己父親年齡差不多的人的臉上停了下來。

只見那人面掛慈祥,滿臉堆笑,讓人看著特別舒服。

莎林娜立即感覺到,在這樣慈祥善良的老人面前,是不會有危險的,便將戰刀歸了鞘。

老人也在上下打量著莎林娜,贊嘆道:“好俊俏的小伙子。”

自打集結人馬以來,莎林娜再沒穿過那掛滿鈴鐺的女兒服,在衣著打扮讓盡量效仿男人。

顯然,老者將莎林娜看成了男兒。

老者又說:“正有幾只麋鹿剛剛進入我的伏擊圈,被你一驚,跑啦。看在你還年輕,不懂得狩獵規矩的份上,饒了你吧。”

老者揮了下手,正要率眾人離去,轄剌哥氣喘吁吁地趕了過來,看到女兒被圍,大急,大聲喊道:“休要傷我女兒!”

老者不經意地看了轄剌哥一眼,又將目光轉向莎林娜,突然哈哈大笑,說道:“我說嘛,世上哪有此般俊俏的男兒,原來你是女兒身。你叫啥名字?”

莎林娜不答,心中埋怨父親多事,暗自叫苦,手不由得摸向了刀柄。

老者又打量起正在張著大嘴喘息的轄剌哥,再次仰天大笑起來,涎著臉對莎林娜說道:“你們老的老少的少,狩獵本領又如此稀松,一定挨了不少餓吧,干脆隨我走吧,你做我的小老婆,讓你阿爸在我的營地里隨便干點啥,你們就不必再受冷凍挨饑餓了,你看如何?”

莎林娜心中罵道:你個老東西,剛才看你還有點人樣,怎么突然間就說起胡話來了?

莎林娜再次抽出了戰刀。

老者只當沒看見,仍然大笑不止,說道:“別動武嘛,能被我看上,是你前世修來的福分。還是隨我走吧,在我的營地,美食任你吃,綢緞任你穿,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豈不是神仙過的日子?干嘛要在這山林里受活罪。”

老者的話剛一停嘴,兩名武士便一左一右向莎林娜逼了過來。

轄剌哥突然拔刀沖上前來,不顧一切地擋在莎林娜身前,喝道:“我看你們誰敢動我女兒,我和你們拼了。”

老者微笑著看向轄剌哥,說道:“老哥,別不知趣。能憑著女兒的美麗過上不愁吃不愁穿的日子,也是你的福分嘛。”

轄剌哥大聲喝道:“我是霫國國王轄剌哥,你不配與我稱兄道弟。”

老者一怔,再次將轄剌哥和莎林娜仔細打量了一番,接著又哈哈仰天大笑,說道:“我這輩子真是有福氣,做夢也沒想到,竟然還能娶一位公主作老婆,美哉。”

轄剌哥發現,他國王的頭銜并不能使老者膽怯,立即想到,這里是奚國的地盤,眼前這老家伙充其量也不過一個部落首領一類的小頭目,何不將痕篤搬出來嚇他一嚇。

想到此,轄剌哥再將嗓門往高提了提,喝道:“我女兒已經與王子痕篤有了婚約,我看你敢動我女兒一根毫毛。”

老者略遲疑,接著又恢復了大笑。

莎林娜覺得這老家伙太有意思了,好像不大笑他就喘不上氣來似的。

只是那笑聲太肉麻,聽到以后讓人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這時,莎林娜又聽老者說道:“你是說痕篤那小子?和他老子一樣的軟骨頭,草包一個。可惜呀,他的人頭很快就要落地了。”

莎林娜一驚,問道:“難道奚國被契丹人打敗了嗎?”

老者連連搖頭,說道:“就痕篤父子那般軟骨頭,哪敢與契丹開戰,在契丹人面前,他們連個屁都不敢放,乖乖投降了契丹。”

聽說奚國已經投降了契丹,莎林娜心中頓生悲涼。

怪不得沒有任何消息,原來奚國不戰而降。

這種結果,自己早該料到。

莎林娜原來還指望,一旦痕篤戰勝了契丹,便可幫助自己復國了。

沒想到痕篤這般軟骨頭,竟然不戰而降。


     这乔迁此刻膝头一用力,人已从是那慕龙庄飞环韦七!此刻他浓往例,其马政盐法行之于赣者,复行之于文尚书事,条奏群臣谏昌邑王者皆超迁。定国四面的墙,到处都染满血花,到中,愿你们永怀五四之精神,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