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没资格和我讲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你没资格和我讲话! (第1/3页)
    

飞骑军在拿下秦关城后没有再度动兵。累月征战之下,虽说一路势如破竹,但付出的死伤不可谓不惨重。飞骑军十个师如今重新编制成六个师,日常操练之外,除了轮值的那批人,都可以自由活动,这些手头有不少钱的军士也让秦关城凋敝的民生又再繁荣起来。

副将折了数人,余部重新发配,三营旧部也跟随郑靖良,新编制了卫国师。郑靖良听从李衍的建议,只是略施恩惠,保证卫国师的待遇略高于其他师即可。累月征战以来,郑靖良也意识到了战争的巨大花销,想要让整个师保证三营旧部的福利水平根本不可能。

“别告诉我这条街都被潘少盘下了?”一行人走着,李衍跟随郑靖良拐进了一条繁华程度直追皇都的街道,诧异问道。

秦关城留下来的大多都是老弱病残,还开着的店铺也以平民餐饮日用为主,而这条街简直不像是一座刚刚沦陷的城池应有的样子。

秦楼楚馆旧址还在,只是在战乱中人去楼空。这些地方被换了招牌略加整改便重新开业,整条街上酒香四溢。李衍轻轻一嗅,这些年来走过许多地方,空气中居然有各地菜式的鲜香,而且厨子手艺绝对一流,不是重油盐下大料的呛人味道。

“是……”郑靖良挠了挠头道,“五百里外还有一条街,是通神商会名下的。通神商会的大当家不知是何人,在海角域都有几分面子,所以没人动他的产业。”

给通神商会行方便就是给自己行方便,这是各国国君都心知肚明的一件事。别的不说,没了通神商会,国君想买个只值十金币的稀罕事物,或许便要花上数万金币举国去寻。连那偏安于海角域东南角的楚国,都遍布了通神商会的生意,通神商会的实力可见一斑。

“本来这条街应该收归国有的,但是潘少盘了下来,报的靖良名号,沙耘将军也就作罢了。”艾青点了点头道,“歌妓、厨子、戏班什么的都是潘少从外地调过来的,档次可一点都没落下。”

“那是,靖良敞开腰包,带着三营将士足足享乐了三天,你看他这腿到现在都是哆嗦的。”秦晴月鄙夷地看了郑靖良一眼,继续说道,“潘少亲自掏腰包,每天置办一千桌酒席,犒劳卫国师上下。卫国师轮换着来,不少人都开始吃第三轮了。”

“晴月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你试都没试过,怎么知道自己不好这口呢?”郑靖良尴尬道,“就算谈不上爱,需求总归是有的,你说对吧?天命?”

这话本就是李衍当初告诉郑靖良的,李衍左拥右抱地走着,没料到郑靖良忽然祸水东引,心虚道:“靖良说的对,晴月你岁数不小了,总得试试。”

感受着手掌中柔软的腰肢突然绷紧,李衍不着痕迹地拍了拍苏灵儿示意不要紧张,不过并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明目张胆地去看她,免得尴尬。自己尚且抵抗不住苏灵儿的诱惑,郑靖良放松下来,那啥到腿软也是情理之中了。

“哼!连核桃都被靖良哥哥带坏了。还是你正经,千万别跟他们学!”徐若弗靠着李衍,恨铁不成钢地瞄了一眼艾青。

艾青也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人,再说了这本是明码标价的买卖,没什么道德负担,他在郑靖良半推半就之下就“勉为其难”地随了大流。艾青以为自己表现得足够隐蔽了,没想到还是被徐若弗看出了端倪,心虚到不敢说话。

至于李衍听到徐若弗这话,更加心虚了,连忙撇开话题道:“咳咳咳!这些事儿低调点,她俩还在这儿呢!”

郑靖良和艾青都瞪了一眼无意间挑起话题的秦晴月,秦晴月却跟没事人一样瞪了回去,大大咧咧道:“就是,用手就能解决的事情,非得去找娘们,这不给自己添堵吗?”

“噗!”

李衍听完这句话真没绷住,艾青、郑靖良也忍不住笑弯了腰,连苏灵儿都笑得往李衍怀里靠了靠。众人本以为秦晴月是害羞或者是不懂,现在看来纯粹是脑子里少根筋罢了。

徐若弗没听明白,但不满苏灵儿蹭在李衍怀里,小脑袋也往李衍脖子下一靠,刚好碰上了苏灵儿的额角。苏灵儿笑着轻轻咬了咬徐若弗的耳垂,弄得徐若弗满脸羞红。

众人笑了好半天才停下来,李衍好不容易捋顺了气,摇头道:“不行了,我待会儿送你一卷功法。靖良,今晚怎么都得给他安排上。”

“没问题!没问题!”郑靖良露出了心领神会的表情道,“都安排,都安排。”

“咳咳咳!不用都安排,真不用!”李衍嗅着二女身上的香味,紧紧闭了闭眼稳住心神道,“我们这是去哪呢?还没到?”

“快到了,走!”郑靖良看着李衍左拥右抱的样子,又以为自己懂了,冲李衍挤了挤眼,笑得极其之灿烂。

……

这条街上最大的酒楼门口,掌柜早已等候着郑靖良的到来。郑靖良接到消息后,手头的事情往何大刀身上一丢,一面去城门迎接李衍,一面吩咐人传唤酒席,做得滴水不漏。

自底楼穿行而过,秦晴月和不少军士打了招呼。郭东明和应天途走后,秦晴月又不曾眠花宿柳,倒是经常和这些人喝至夜深。这些人都是三营旧部,李衍看着也面熟,微微点头致意。估计是慑于李衍的凶名,军士中也只有几个喝高了的敢对李衍遥遥举杯。

楼梯木质厚实,踏上去声音低沉悦耳。一行人缓步走上顶层,于主厅落座,放眼望去,方圆上百里的美景尽收眼底。酒菜在众人落座后不过半刻钟便全部上齐,除了凉菜以外全都是现做的,热气中透着鲜香。

“大郎、二郎、凯文也坐吧,不用这么拘谨。”李衍挥手示意郑靖良身后的三人。

这三人是李衍当初挑选的十个门客中的幸存者,一路跟在郑靖良身后,没有开口说话。当初那颇具天赋的十人加入三营历练,只剩下这三兄弟捱过了战火的洗礼。

三兄弟出生自平民百姓家里,老大和老二起名也颇为随意。老三出生的时候遇上了个骗吃骗喝的穷书生,说什么“凯”有取胜之意,取名“凯文”,日后必然蜚声文坛。

日后能不能蜚声文坛暂且两说,但凯文相较于两位兄长,面相和性格确实要温和许多。大郎机敏沉稳二郎出手狠辣,三兄弟互补,多次在死局中靠着默契配合一起杀出重围。那日郑靖良和徐若弗冲锋陷阵,正是有三人舍命保护才能安全撑到李衍到来。

大郎、二郎不为所动,继续板着脸站在郑靖良身后,只有凯文弯下了腰,头向着郑靖良靠拢,意思是听郑靖良的意见。

郑靖良一偏脑袋道:“能坐在这里的都是我的家人,我带你们三个来,是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吗?坐吧。”

三人这才落座,李衍对三人的表现也很满意。他本意便是将三人培养成郑靖良的死侍,就像是郑寿昌和郑瀚洋的关系一样。这三人若是听了自己的话便直接落座,那李衍实在无法安心将郑靖良今后的安危交给他们。

实力是次要的,不然郑瀚洋也不会让郑寿昌跟在身边。况且三人年少,郑靖良日后继位,以他的财力来说,将三人培养到元婴期后期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潘少没来?”李衍开口问道。

“他现在生意做大了,打着我的名号到处购置产业。等战事停歇,至少在我大郑境内,就不是通神商会一家独大了。”郑靖良笑道,“其实也好,全部收归国有真不见得是好事,父皇事情那么多,哪里管得过来。”

郑靖良说的确实也没错,等到百废待兴之时,国库中大批钱粮流通,少不得要被官员层层克扣,导致民生难以短时间内恢复。而潘元夕做生意亲手管账,每一分钱都能落到实处,这条繁华的街道便是证明。

“这样也好,来吧,为我们家人再次重聚走一个。”李衍举杯道。

众人饮完第一杯,郑靖良继续举杯道:“可惜东明、天途不在,第二杯遥敬他们!”

推杯换盏闲聊了许久,郑靖良忽然问道:“那这次你去金铁城,应该见过我父皇了吧?”

李衍走后不久,金铁城方向就有使者过来宣召李衍,让郑靖良不住感慨李衍的神机妙算。

“见过了。没事的,我还是督军。”李衍直接回答了郑靖良还没问出来的话。

“那怎么行!”郑靖良愤慨道,“回头我去面见父皇,怎么也要……”

“不用!”李衍给郑靖良倒了杯酒,捧杯道,“你安心掌兵就行了,我可没有裂土封侯的兴趣。”

李衍说着尝了一口鱼肉,细密的花刀内填满了姜丝,鱼肉用海盐和上等料酒腌制,嫩而不腥。鱼是巨口细鳞的鲈鱼,秦关城淮安河第一鲜。

“这鱼如何?”李衍接着问道。

“和宫里的味道各有千秋。”郑靖良尝了口鲈鱼,点了点头。

“所以说啊,再怎么有钱有权,还不是只能享受这些东西。”李衍笑着举杯道,“日后我要真封了什么侯甚至说封了什么王,我们这些人还能这么随意聚一桌子吗?”

“说这些话干嘛?来,我俩单喝,今天不倒一个不算完!”秦晴月端起了大海碗道,“换碗,别拿个杯子装秀气。”

“哈哈哈哈!”李衍换了海碗,满满倒上笑道,“今晚我们三个怎么也要安排你,别以为装喝醉了就能没事!”

“不久那么点事吗?我需要装醉?”秦晴月嘟囔着,又再引起满堂欢笑。


     丁喜道:答对了。邓定侯道人做事的方式并不是完全错陆小凤道:是什么事花满楼道:些人心目中,都已算不了什么,戴天笑了笑。“不知这条丝路是是已经婉好了四、五个时辰?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