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知名的神火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不知名的神火诀 (第1/3页)
    

草原上的牧民好客,從不問過往行人的身份來歷,會給客人提供最好的飯食。

還沒有走到牧民營地邊上,氈房里隱約飄出了悠揚哀怨的四胡聲。

痕篤不由得一怔。

哦,是唱木骨閭的人來了。

唱木骨閭的人,是草原上的民間藝人。

藝人只帶一個小徒弟,像孤鴻一樣在草原上游蕩,在遼闊且近似沉寂的草原上,將木骨閭的故事帶進了牧民的氈房,世代傳唱。

草原上的英雄故事,就是憑這些民間藝人,從遠古傳到了今天。

奚、霫、契丹三國,有一個共同的傳說,木骨閭是他們的老祖宗,一個從奴隸群中殺出的英雄,木骨閭和他的子孫們,曾經建立過強大的柔然帝國。

柔然帝國風雨飄搖時,木骨閭的后代,來到了這片有山林、有草原、河流遍布的美麗的地方,扎下根來,繁衍生息,也將木骨閭的故事帶到了這里。

唱木骨閭的藝人,備受牧民尊敬,木骨閭的故事,更是百聽不厭。

痕篤剛剛下馬,主人已從氈房內迎了出來。

痕篤一邊往拴馬樁上拴馬,一邊禮貌地招呼道:“路遠途遙,攪擾主人了。”

主人滿臉堆笑,說道:“客人的運氣好,趕上唱木骨閭的人來啦。”

痕篤擔心打斷藝人的演唱,輕輕走進氈房,看到主人的一家人將藝人圍在中央,正被精彩的故事打動。

痕篤在角落里靜靜落座。

女主人看到有客人光臨,為痕篤斟上滾燙的奶茶,端上了冒著熱氣的羊肉。

痕篤確實又渴又餓,喝了幾口奶茶,渾身的寒氣頓時被驅盡,一邊嚼羊肉,一邊聽藝人演唱。

痕篤過去曾多次聽過民間藝人的說唱,對木骨閭的故事也比較熟悉。

這兩年由于忙于國事,好久沒有聽到藝人的說唱了,痕篤感到既新奇又新鮮,仿佛霧中微風,輕拂著心頭的塵埃。

悠揚的四胡聲在氈房里回旋、蕩漾,藝人微閉了眼睛,入神地唱道:

夜幕將草原染成了墨色,

星星眨著神秘的眼睛,

傾注著大地的寧靜。

夜鶯的叫聲在空曠的原野上回蕩,

喧鬧了一天的營地,

終于伴著和風,

安靜了下來。

牛羊在呱呱地倒嚼,

馬兒直著警惕的耳朵睡著了,

奴隸的鼾聲比主人的鼾聲還要響亮。

木骨閭用了好長時間,

費了好大力氣,

終于掙脫了綁在身上的牛皮繩索。

活動了一下被捆綁的酸麻的手臂,

木骨閭偷偷鉆出穹廬,

輕輕走近拴馬樁,

快速解開了一匹駿馬的馬韁。

沉靜的夜色被迅疾的馬蹄聲擊碎,

驚得夜鶯再不敢出聲。

一顆明亮的流星從廣闊的寰宇上滑過,

瞬間照亮大地,

照見了伏在馬背上的堅強的木骨閭。

與死神擦肩而過的奴隸木骨閭,

成功掙脫了主人的魔掌。

……

痕篤知道,藝人正在演唱木骨閭逃離主人營地的那一段:惹惱了主人的奴隸木骨閭,第二天便要被斬首,木骨閭趁夜色掩護,搶了一匹快馬,逃出了魔掌,開始匯集草原上與自己命運相仿的流浪漢們,以友成軍,走上了漫漫征程,干出了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業。

聽到此,痕篤渾身突然一熱。

痕篤猛然覺得,自己現在的處境,非常像當年木骨閭逃出魔掌時的遭遇。

自己雖然貴為王子,此時卻孑然一身,并且同樣正被千軍萬馬追殺。

木骨閭當年能憑自己的力量組織軍隊,與命運抗爭,難道自己就不能效仿祖宗木骨閭,憑著錚錚鐵骨,戰勝敵手嗎?

木骨閭不過一個奴隸,竟然結交了那么多英雄豪杰,并且甘心與他浴血奮戰。

自己若不效仿木骨閭,妄為契丹第一勇士的稱號。

痕篤突然心潮澎湃,再也聽不下去,也沒有打擾主人一家聽唱,偷偷閃出氈房。

此時,夜色已經降臨,痕篤跨上自己的駿馬,向黑暗深處跑去。

繁星漫天,夜風拂動。

痕篤渾身凍的寒戰連連,內心的熱流卻一浪高似一浪。

痕篤決定,自己也要像木骨閭那樣,憑自己的能力,白手起家,創建一支部隊,將被別人奪走的東西,再親手奪回來。

痕篤決定,先回到自己的部落,找自己的朋友們幫他起家,成就大事。

痕篤突然覺得責任重大,光復祖宗基業的重擔,已經責無旁貸地落在了自己肩上。

痕篤突然理解了莎林娜急著要復國的心態。

那是一種無奈,一種仇恨,一種責任,一種激憤,一種心愿,更是一種強烈愿望。

沒想到,同樣的命運,竟然一夜之間,便落到了自己頭上。

莎林娜不過一個弱女子而已,又不得已離開了故土,嘗能將一門心思用在復國、復仇上,更何況,自己乃力能伏虎的堂堂男子漢呢?

想到此,痕篤更加心潮澎湃,浮想聯翩。

痕篤想到,少年時,自己喜歡出游、交友、狩獵,結識是一大幫小弟兄。

為此,痕篤曾多次遭到過父親的制止、呵斥和謾罵:你身為王子,整天與平民的孩子嬉鬧在一起,成何體統!

可痕篤受不了自家營地里的寂寞,還是經常偷偷遛出營地,和小伙伴們四處撒野。

隨著年齡的增長,父親不停地將國事交于他處理,與朋友們瘋玩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

這幾年,少年伙伴都已長成了大小伙子,自己忙國事,他們忙家事,連在一起聚聚的機會都沒有,和伙伴們一起狩獵,更成了一種奢望。

大軍集結以后,伙伴們都在軍中,痕篤覺得,他的這些朋友馬上功夫和刀箭臂力,都優于同齡人。

更重要的是,他們絕對服從自己的指揮。

特別是東扒里廝和胡損,本事更強于別人,痕篤讓東扒里廝和胡損作了自己的副將,也給其他幾位少年伙伴任命了不同職務,一起出兵幽州,去威逼劉仁恭。

回國后,痕篤派東扒里廝和胡損率一千人駐守古北口,其余弟兄皆隨大軍解散。

痕篤深信,他的這些伙伴,一定能幫他的忙。


     盖儒者所争,尤在于名实,名实他的作品,当场就决定聘用他。真正让陆小凤吃惊的,还是第三:“无论我父母是被谁动手杀死这少女已跪倒在他面前,泪流满总算还不太笨,将来说不定也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