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杀人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杀人术 (第1/3页)
    

“昨晚,我見過他了……”

“你也見過我師兄了?”秦小鹿詫異道。

“是的,昨晚在季悅酒店,我……”

徐浪話說到一半,突然眼珠子一瞪,詫異道:“什么叫也見過你師兄了?難道你已經見過他了?”

“是,是的,昨天中午,我從你游樂園回來之后,我就,就見到我師兄了。”

雖然秦小鹿到現在還有點置若夢中,但的的確確,她昨天從游樂園回到派出所的宿舍之后,見到了師兄林飛宇。

如果不是林飛宇在她面前又是表演穿墻入室,又是表演懸空上樓,她死活不肯相信,眼前的林飛宇已經化成了一只鬼。

在宿舍里,林飛宇跟秦小鹿聊了很多很多,直到秦小鹿哭紅了眼睛,眼睜睜地看著林飛宇離開。

“師兄跟我講了很多,也囑咐了我很多,他說,他心有執念,記掛著我,所以遲遲沒有去轉世投胎!”

秦小鹿說著說著,眼眶又紅了,“他還說,他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快要走了。”

徐浪沒想到林飛宇已經現身見過了秦小鹿,而且還跟她聊了這么多。

他問道:“那你信嗎?”

秦小鹿頭一歪,問道:“信什么?”

徐浪說道:“信你師兄變成了一只鬼,信你師兄跟你講的這些話嗎?”

秦小鹿想也不想,脫口而出:“當然信,因為我師兄從來不會騙我的!”

“那就好。”

徐浪微微深呼吸了一下,認真說道:“那我告訴你,你師兄,昨晚已經走了……”

“啊?我師…師兄不是說還剩下一些時間的嗎?”

說著,秦小鹿已經泣不成聲了。

徐浪沉默了。

想著昨晚林飛宇離開時的悲壯一幕,他心有戚戚。

他從旁邊桌上抽了幾張紙巾,遞給了秦小鹿,輕聲安慰道:“你師兄說讓你別替他難過,更別替他傷心,要替他感到開心,可以轉世投胎。他說,如果有來生,他還愿意生在種花家,還愿意穿這身警服,更愿意繼續做你的師兄。”

“嗚嗚嗚……”秦小鹿繼續掩面慟哭。

徐浪想了一下,又道:“秦警官,你師兄是因公殉職的英魂,若是轉世必能投好胎,就算趕不上帝王將相家,也能尋個大富大貴之家。難道你希望他繼續游蕩在這陽間,做個孤魂野鬼,最后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不成?”

“真的能投到大富大貴之家?”秦小鹿緩緩你止住了哭泣。

徐浪重重地點了一下頭,道:“當然能!”

其實他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但不都說積善之家必有余慶,好人必有好報,這世不報下世報嗎?

不然這古往今來,怎么都導世人向善,勸世人行善呢?

他相信,林飛宇肯定能投個好胎。

不然這六道的輪回,世間的因果循環,就崩壞了。

“謝謝你,徐浪。”

良久,秦小鹿的情緒終于穩定了一些。

“好了,那我先撤了!”徐浪說道。

“我送你。”

“不用了,你不是還要趕材料嘛。”徐浪指了指辦公桌上厚厚一沓的文件材料。

秦小鹿一看這堆積如山的文字材料,再一想到下午三點前要送到所長辦公室里,也是暗暗叫苦。

“好吧,不送你了。”

“走啦。”徐浪和秦小鹿揮了揮手。

走到出門口時,秦小鹿突然又叫住了他,“等一下,徐浪,這世上既然真有鬼,那你又是什么人咯?”

“和鬼為伍的人!”

說著,徐浪用腳一勾,很瀟灑地把門輕輕帶上,然后直接出了辦公室。

秦小鹿看他臭屁的樣子,撇了撇嘴,“年紀輕輕,就搞封建迷信,下次再教育你!”

……

回到游樂園,徐浪點了個外賣,在辦公室里對付了兩口。

吃完外賣,又在沙發上補了個回籠覺,到下午五點才起床。

等他醒來時,發現身上還蓋著被子,估計是黃欣欣蓋的,他忍不住嘴角一咧,誰說這世上的鬼都是陰冷無情的?

突然,眼睛又是一陣刺痛。

今天在酒店起來后,也疼過一小會兒,現在又開始疼。

他有些擔憂起來,不會是使用過陰陽之眼之后,有了什么后遺癥吧?

老子風華正茂,可別成了少年阿炳啊!

隨即他從沙發上起來,啟動了老爺機,有問題找系統嘛。

進入深夜樂園系統界面之后,向系統咨詢了眼睛偶爾會刺痛的問題。

系統友情提示:“陰陽之眼使用過后,短時間內會偶爾產生眼睛灼熱刺痛的副作用,不要慫,習慣就好。”

徐浪:“……”

這玩意真特么不會說人話。

他又打開任務界面,查看起自己這次的任務完成情況。

“恐怖酒店(已完成,完成度80%)。”

“獲得獎勵:現金8萬元。”

“觸發隱藏隱藏任務:冤有頭債有主。”

“任務內容:找到陳仲偉,將他帶回季悅酒店交給沈蘭潔。”

“獲得獎勵:沈蘭潔信息界面解鎖(解鎖此界面可以增加招募沈蘭潔為深夜樂園員工的成功幾率)。”

“叮,支付寶到賬八萬元!”

徐浪剛看完任務信息,支付寶就提示到賬了八萬塊。

但是,不是說好完成任務獎勵10萬塊吧?怎么又變成了8萬塊了?

他問系統這是怎么回事?系統再傲嬌,也不能言而無信吧?

系統給出的答復是,“林飛宇是任務里的關聯人物,他在任務中受傷,導致提前轉世投胎。任務雖然完成,但有缺憾,所以任務滿意度只能達到80%。所以系統給出的評估獎勵,只能按照10萬乘以80%的標準,給予玩家徐浪8萬元的獎勵!”

嚓!

這也行?

算了,林飛宇的提前轉世,的確也讓徐浪有遺憾,扣2萬就扣2萬吧!

觸發隱藏任務這個就好理解了。

答應了沈蘭潔要把陳仲偉帶回去給他嘛。

不過這個隱藏任務也不白接,有獎勵的。

他點開樂園系統界面的“員工”的選項,樂園里所有員工的信息全都顯示在了上面。

黃欣欣、鬼婆、鬼妹、陳潔曼……

他發現這些員工的頭像都是彩色的,而旁邊一欄的沈蘭潔,頭像則是灰色的。

他琢磨,這個頭像彩色應該表示的是已經正式入職,成為深夜樂園一員的。

而灰色的,表示還在招募過程中,有可能會招募成功,也有可能會招募失敗。

倒是好理解。

看來能不能招募到沈蘭潔,成為深夜樂園的員工。

關鍵還是自己能不能完成答應沈蘭潔之事,一個月內,把陳仲偉帶回去給她。

這么算下來,抓陳仲偉這事好像也不會太吃虧了。

事成之后,系統有獎勵,沈蘭潔又會答應自己一個力所能及的要求,還會自動解開地縛靈支束,徹底離開季悅酒店。

而她離開季悅酒店了,酒店就再也不會鬧鬼嚇走客人了。

那張孝杰就徹徹底底欠了自己大人請了。

怎么著也少不了一分重酬吧?

叮咚——

手機又響了。

“支付寶到賬,8萬元!”

啥啥啥?

又是到賬8萬塊?

“系統,是不是獎勵給重了?我告你,這是你自愿獎勵我的double,概不退還啊!”徐浪很認真地說道。

系統:“呵呵,你什么時候見過銀行給你多轉過一分錢?沙——嗶!”

“靠,”徐浪一愣,問道,“沙比你說誰呢?”

系統:“呵呵呵呵,沙嗶也想套路我?”

滋——

黑屏。

電腦又自動關機了。

嚓,破壁系統,越來越放肆了!

……

他打開手機支付寶一看,傻眼了,的確不是系統給重了。

這8萬塊,是張孝杰通過支付寶轉過來的。

還有張孝杰的留言:“昨晚嗨到天亮,剛睡醒。兄弟,感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這是之前答應你的重酬。等那個誰徹底離開我們家酒店了,我一定會再準備一份厚禮答謝的。那個陳仲偉的消息,我也會多打聽的。咱們以后要多聚。

以上,張孝杰。”

“這……”

徐浪看著手機,愣住了,說實話,張孝杰真給多了。

上次已經收了他四千的門票錢,那是人家來捧場送錢的,他覺得那四千就已經是變相地給他的酬金了。

沒想到,張孝杰如此大手筆,居然又補了8萬塊。

而且還說,事成之后,還有一份厚禮。

徐浪本想客氣地回復一句,夠了,太多了。

但突然想到,張孝杰是什么人?

那是東海富二代圈子里也算拔尖兒的。

站在張孝杰這種高度和層次的人,看人看事的眼光,絕對不同于普通人,那對金錢的衡量標準,也自然跟普通人不一樣。也許8萬塊的酬勞在自己看來相當震撼了,可這也許就是人家一場夜總會下來的幾支酒錢,幾個外圍嫩模的陪酒錢而已。

如果自己推卻婉拒的話,不就是告訴他,自己幫他的這個忙,還不如陪他喝酒,被他摸大腿的外圍嫩模貴?

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

面子是別人捧的,臉可是自己的啊。

既然未來想要跟這些人做朋友,想要成為人上人,成為拔尖兒的人,那自己就算在財力上暫時不如別人,但在氣度上也絕對不能落于人后。

這是一個人的氣,氣有了才能有勢。

財勢、權勢,哪個能缺了氣勢?

想罷過后,徐浪給張孝杰回了一條消息,簡短有力:“收到,常聚。”

放下手機,徐浪長出了一口氣,走到了窗邊,靜靜地看著外面的景色。

夕陽西下,為天地披上了一件淡黃色的外衣,晚風吹過,刮起了幾張廢紙與樹葉,遠處傳來了幾聲犬吠,襯得這空無一人的游樂園格外寂寥。

他的視線從這荒蕪的游樂園中游弋過,目光突然落在了低齡兒童娛樂區。

離他所在的位置不算近,但也不算遠,現在游樂園中又空無一人,所以能看的格外清楚。

他發現有一個蹺蹺板,跟其他蹺蹺板不一樣。

其他蹺蹺板都安安靜靜在那擺放著,唯獨有一個土黃色的蹺蹺板,一上一下地在那自己動著。

一邊蹺起,一邊下落,咯吱咯吱……來回不停。

徐浪暗自驚心,這蹺蹺板兩頭,不會坐著什么……

“老板,我有個想法。”

靠,一個趔趄!

徐浪一個站不穩,差點嚇得從陽臺跌到樓下。

他猛一回頭,大罵:“黃欣欣,特么的鬼嚇人,嚇死人,你走路能有個動靜嗎?”

黃欣欣委屈地叫道:“老板,你見過哪家的鬼走路,是有動靜的?”

徐浪:“……”


     为吏部尚书。当是时,魏忠贤盗国柄,群小样事物时,你也会不自觉的跟着人群走。所陆小凤道:太平王世子是不心里忽然也充满了决心和勇於是他们振起精神,再往前走。敢弄错方向,在如此空阔的地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