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舌尖上的战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舌尖上的战争 (第1/3页)
    

精灵族人热情地欢迎北冥玄的到来,他第一次尝到了如此美味品种繁多的水果、坚果和精灵族人秘制的果脯,当然为了迎合客人的需要,他们还献上了风味独特的秘制烤肉。充满自然味道的食品带给大家身心愉悦的享受,北冥玄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功力都有所提升,看来这富含天地灵性的环境中,生长出来的灵果也蕴含了充沛的天地元气。

欢宴之后就开始了认证仪式,这是北冥玄主动要求的,说实在的,他对这个认证仪式同样充满了好奇和期待,毕竟第一次的认证他就得到了圣火圈这样的宝物。精灵族的族长庄重地捧出一只五色宝石镶嵌的玉盒,还有一把雕工精美的精灵长弓。北冥玄双手接过,随后族长把北冥玄引领到圣灵湖前的一处玉石台上。

玉台位于圣灵湖的西面,是一处伸入水面的特制玉石台。玉台正对着圣灵湖东面一片三百余米高的笔直石壁,距离在一千米左右,整片石壁光滑如镜。石壁正中有五个碗口大小的石孔,千米外看去不过是针眼大的黑点,没有超人的目力根本发现不了。

族长将规则告诉北冥玄:“大人,请您用这把精灵之弓配合五色精灵石射出五元素之箭,激活对面石壁上的法阵,然后越过圣灵湖接受自然之神的洗礼,就算完成了仪式,精灵族人将奉您为主。”

北冥玄打开玉盒,里面整齐地放置着五块五色的宝石,分别是:代表火的红宝石;代表水的蓝宝石;代表木的绿宝石;代表金的金刚石;代表土的黄宝石。看成色和重量都是精品中的极品,北冥玄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五色宝石中蕴含的庞大元素力量。西方对五元素的认识与中洲的五行是有共通之处的,北冥玄对此还是有一些研究,所以他可以想象得出应该如何处理。

看到精灵族族长恭立在一旁,并不对他下一步该如何行动作出提示。他暗自笑了笑,幸好他从小就爱射箭,这个不陌生,当年他还用弩箭帮助小焱射杀了小丫肉身的便宜老娘。他举起精灵弓,弓身的正中有一处凹槽,大小和五色宝石无二,他取出一块红宝石,将之镶入凹槽中,他的左手正好将宝石握在手中。右手轻轻扯开弓弦,感受着弓和宝石的变化,他的左手感觉到一股微弱的吸力,看来精灵弓可以接受内气的灌输。内气透过红宝石注入弓身,立即一股火红色的能量在弓上延伸开了,最终在拉开的弓弦顶端凝聚。整个弓身如被内气点燃一般通体发出火红的光芒,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之间一根火红色的小箭出现。

围观的精灵族人显然看到了精灵弓的变化,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在北冥玄身侧的族长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北冥玄高举起长弓,缓缓放平,此时火元素之箭已经搭在了弓上,他需要瞄准、射出了。他超人的目力很清楚地找到了石壁上的五个孔洞,正要随便瞄准一个孔洞射出元素箭时,北冥玄敏锐地发现,五个孔洞并不相同,在孔洞的深处他隐隐感知到不同图案:火焰、水滴、树叶、剑尖、石块。北冥玄脸上露出了笑容,双手稳稳地拉弓射箭,火元素之箭穿过千米的距离射入了其中一个孔洞,“轰”孔洞中一团火焰被点燃。又是一片欢呼,族长长吐了一口气,他彻底地放下了心中的顾虑。

“嗖嗖嗖嗖”连续的四支元素之箭飞出,波涛、绿树、长剑、大山被一一激发,五色光芒流动,整片石壁被映照的光彩夺目。五种图案形成一个圆,圆的中心射出五色光芒直透远方。石壁下的湖水水花翻滚,一根石柱从湖中缓缓升起,柱顶是一个莲花台,石柱升到五色光柱所在的高度就停了下来,五色光柱射在莲花台上形成一个五色的光幕。

北冥玄向族长看了一眼,族长恭敬地躬下了身子,双手向前一摊,北冥玄默契地将精灵弓和玉盒放在他的手上。人如大鸟般腾身而起,施展出轻身术和逍遥游身步,在湖面上快速地滑行。踏水而过的他如飘逸的仙人,千米湖面随风而过,他已经掠到石柱前。北冥玄左足在水面上轻点,人便如御风而起般轻轻飞上了莲花台,他在莲花台上盘膝坐下。对面湖岸上观礼的人群欢呼雀跃,掌声久久不停歇。

北冥玄此时已经听不到也看不到他们,他在莲花台上坐下的瞬间就感觉到一股精纯至极的天地元气向他的身体灌输进来。从莲花台、从身体的各个部分,五色元素之光如有灵性般向他的身体汇聚过去,他的全身被五色光华笼罩。北冥玄纹丝不动地静坐,如一尊五彩的神像,他体内北冥玄功轰然而动,一股股天地元气涌入,在筋脉中飞快地流转,然后汇入丹田。他不知道,他的身后一尊巨大的五色光影合成的神像出现了,手执绿枝、头戴花冠、身穿五色长袍,面含微笑的绝色女神赤足而立。她手中的绿枝扬起,一串的甘露洒向北冥玄,融入他的身体。

湖岸上的人们已经停止欢呼,齐刷刷地跪伏在地上,顶礼膜拜自然女神。其他家族的特使们也深深地躬下了腰,向女神致意。莲花台上的北冥玄在接受了元素之光和甘露的双重洗礼下,他的功力修为腾腾腾地上升,从地阶初期很快就升到了地阶中期、后期、巅峰、大圆满。仅仅这么短短的一个小时,他就节省了十数年的修炼时间,而且汲取的天地元力是这么精纯,甚至不用他耗费时间和精力去提纯。丹田中已经出现的液态内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体外五色元素之光的压力完美地完善了这个转换的过程,现在他需要的就是觉燃大师所说的:一个机缘!

自然女神的神像消散,五色光芒收敛,北冥玄缓缓睁开了双眼,从莲花台上站起身子。精灵族的族人欢呼成一片,老族长的眼眸潮湿了,伟大的自然之神啊,您终于为我们送来了诸神的使者,神圣一族的希望终于被点燃了。

当他飘然回到玉石台时,精灵族长恭敬地将精灵弓和玉盒交给了北冥玄:“圣使大人,这是您的装备,由您的仆从保管而已。”

北冥玄也不再矫情,手一挥,弓和玉盒都不见了踪迹,所有的人没有半分惊奇,圣使大人嘛,这算得了什么呢?

没有停留地继续来到兽人族,同样享受了一顿粗犷的野味大餐后,他被引领到一块巨大的方形石头前。

兽人族长说:“大人,这是兽神大人的藏宝盒,您的考验是打开藏宝盒,取出里面的宝物。”

兽神大人的审美观还真的是有些特别,藏宝盒做的有些与众不同,认证仪式也和兽人的性格一般直截了当。北冥玄站在这个二十米见方的巨石下,双手按在巨石之上。不一会他就发现,和储物袋、青龙剑一样,当他的身体接触到巨石时,他的意识可以通过身体直接进入到巨石之内。这么说这块巨石也是一件仙界的宝贝?意识进入巨石后,他立即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对的,和阐高国炎邦太古玉矿中得到的那两具矿工傀儡一样的感觉。我的天哪,如此巨大的石傀儡吗?问题是傀儡需要吸取内气才能激发,这么大的傀儡自己刚刚升阶的功力能满足它吗?

他的疑问没有持续多久,意识就在石傀儡的底部找到了一条“通道”,在哪里他找到了控制石傀儡的中枢。他掌控了中枢后才知道,这个石傀儡和矿工傀儡不同,根本不需要他输入内气就可以启动。

巨大的石块发出了“咔咔咔”的巨大声响,石块开始震动,并在光滑的表面出现了大量的裂纹。裂纹很规则,紧接着石块开始重新拆分组合。一盏茶的功夫,一尊高达百米,右手握着巨锤的兽神石像站立在大家面前。北冥玄现在就站在兽神石像胸部的一处平台上,笑吟吟地俯身看着地上的兽人族人们,兽人族人轰然拜倒。

这时北冥玄通过平台上的一个控制台,控制着兽神石像的左手移动到胸口。巨大的手掌摊开,掌中有一个小小的石盒。他拿到手上才知道,这个石盒可不小,足有一米见方,看来这个才是兽神大人的藏宝盒。他按控制中枢中提示的方法将兽神石像收起,化为一个尺许大小的方形石块,然后和兽人族长一起打开石盒,里面是十瓶乳白色的液体,用水晶瓶盛放。

兽人族长惊喜地叫了起来:“炼体石乳!一定是这圣液,圣使大人,这圣液只要滴一滴在水中,浸泡身体就能强化筋骨,是兽人族的圣物啊!”

北冥玄暗自摇了摇头,他这是验证圣使身份之旅还是夺宝奇兵之旅啊。每一个仪式都会带给他这个世界完全无法理解的神迹和馈赠,这就是他的机缘吗?他没有理会兽人族长坚定的拒绝,而是以圣使的身份命令族长接受了三瓶炼体石乳,要求他们提高自己的能力,以便更好地帮助自己。兴奋不已的族长抱着三瓶宝贝乐的合不拢嘴,至于兽神石像只有北冥玄可以操控,自然又成为北冥玄的装备之一。

他收起获得的宝物,不禁暗自庆幸,还好在古玉矿洞中找到了储物袋,不然这么多东西这么放的下?没有储物袋中的傀儡制造术玉简,没有矿工傀儡,今天这一关可就没这么好过啰。突然他有了一丝不安,从这一场场的验证仪式中,他感受到了太多的人为安排成分。真的是天神的安排?那么濒死经验、小焱、密谷、古玉矿洞,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吗?他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着了。圣使大人莫名出现的呆滞让所有神圣一族的人们全都安静了下来,北冥玄甩了甩头,不再去想这个事。

佛说:一切缘生缘灭皆有因果。巧合也好,安排也罢,尽人事,听天命!

这些真的不是刻意安排的?真的不是?别别,我投降,是巧合,是巧合还不成嘛!你还有完没完。

在西金洲的最后一站是乔亚特家族的智慧城堡,城堡建立在西金洲东南方向的海岸上的一座悬崖之上。城堡中靠大洋一侧的绝壁之上,矗立着一座300多米高的神殿,加上700多米高的悬崖,神殿足足高出海面一千多米。神殿最高一层上有一座雕刻着异常复杂图案的祭台,祭台上方顶穹上垂下一根石柱,石柱顶端镶嵌着一块西瓜大小的玉石。祭台正中有一朵白玉雕成的莲花座,莲花座中间一枚金色的圆球神奇地悬浮在莲花上方,并溜溜地旋转。乔亚特家族的认证仪式就在这里举行。

神殿最高一层空间不大,只有洛克族长和罗斯陪着北冥玄上去。洛克族长向北冥玄介绍了认证的要求:将灵魂力量输入金色圆球,圆球内部是一枚神奇的魂石,沟通魂石激发莲花座的法阵力量,发射出粒子光束。族中古老的典籍中就是这么说的,洛克没有丝毫的保留。拥有神圣祭祀天赋中预知能力的他,早就认定了北冥玄就是传说中的圣使。

洛克族长说:“大人,“完成认证的圣使会被神奇的力量带到遥远的圣殿”,典籍的最后是这么说的。”

北冥玄不太明白,乔亚特家族分析研究了数千年都没搞明白,他也不想去浪费精力。总之,不明白就对了,神谕是这么好理解的就不叫神谕了。


     苏樱道:好,你听着…。.一句又有多少人终生困于自己的生不三六九的蒸包小巧玲磁,一笼二处子默而无言停泊家港。攀山者轩辕三光大笑道:老子赌钱,向不着害怕,这两天我的胃口都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