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故意蹭他热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故意蹭他热度 (第1/3页)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策划的非常精密,从一开始对我的刺杀,到半路截杀冶重庆,所有的安排十分缜密,看来她这一次也是有备而来。

只是我不知道这个半路杀出的女人到底与冶重庆有何渊源,为什么非要置人于死地。

“阿坤!”那个男人脸色一沉,正在发作,却被女人给制止了。

“原来你叫阿坤!”我从容笑道,“我都落到你们手里了,也没有反抗的余地,说吧,我们到那里去”

那女人笑道,“你可以猜猜?”

我沉思了一会儿,整个车厢都被窗帘给遮住了,我只能凭借方向和记忆来判断他们的行车路线。

“你们不会出城的。”

“你怎么会知道?”

我微笑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猜测,因为你们的目的是要冶重庆,既然已经得手了,就要快打斩乱麻,没有必要兜圈子,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甩开追兵,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办完你们自己的事情,到时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谁也找不到你们。”

那男人狂喝一声“住嘴!”

胖子也跟着狠狠道:“若想留狗命,就别胡言乱语,否则看我打破你的狗头。”

我耸耸肩胛,闭上眼睛,我直觉这些人只是故作凶悍,其实人并非那么糟。适时,那女人便向这他们招了招手,胖子咕哝数声,转身,不再作声。

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很快进入轻松的状态。

“你是什么人?”那女人许久才开口问道,“你们在保护冶重庆?”

她动人的美丽,的确令人惊叹,但最使我惊异的,却是另一样东西。

当我和她对视时,我感到她有一种奇怪的力量。那不只是精神的力量,而且更包括了一类近乎“电”或“磁性”的力量,从她的眼中透射出来。

她的整个人充盈着这种力量,深深地强化了她出众的魅力。

“认识一下吧,我叫林坤,如果你是在道上混的应该听说过我的外号,人称‘摸金少帅’。”

“呵呵,我当是什么人,原来是盗墓的。”那胖子不屑一顾地说道。

他这么一说其实也可以从侧面暴露这伙人的身份,他们不是什么江湖中人,甚至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自然也不知道我禹陵后人神鬼契约人的身份,那么,他们这次暗杀为了什么?

她看来是这些人的领袖,但她凭什么能把这些一流的好手聚在手下,干一件这么冒险的事?

过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车子兜兜转转在北京开了多久,终于,车速开始放缓,等过了一会儿,救护车上被劫持的人被命令拉了下来。

车上的医生护士鸦雀无声,在强权的压伏下无奈地等待命运的发展和安排。

我数了数,算上救护车,他们共有三台车,一共八个人,全部都持着自动步枪,守在各个方向。

那美女和另两个男人,留在驾驶室内。

医生和护士加上梦姐,一共有四个人,以及奄奄一息的冶重庆。他们都脸色沉重,间中有一个护士想要哭叫,都立时给人制止了。

我环顾了四周,这里应该是一个山区,有一栋建筑,但是荒废很久了,看样子应该是个矿山。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里是他们的临时据点,不过我也有点奇怪,这个地方算不上隐秘,要找到他们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在一般情形下,他们不会给自己惹上麻烦。

“还真是个好地方。”我也被压下了车。

一时间内外一点声音都没有。

那个早先用枪柄撞击我的凶悍矮子,从车上走了下来,大声喝道:“所有人把手放在头上,站起身来。”

医生和护士立即脸色大变,慌张失措硬着头皮站起身来。

其中一个男医生以为有机可乘,想劈手夺枪,岂知那个矮汉身手灵捷,倒转枪柄,反手撞在他的肋骨处,他惨叫一声侧倒一旁。

众人噤若寒蝉。

我暗叫一声好身手。

凶悍矮子沉声道:“再有一次这样的情形,必杀!”当他说“杀”字时,咬紧了牙齿,声音从牙缝迸出来,有如地狱传出来的魔音,其他几个护士吓得哭出声来。

愁云惨淡。

“站起身来,手放在头上!”

那几个护士像赴刑场受死的犯人,战战兢兢站了起来,那些人的狠恶混和冷血,震慑了他们。

没有人怀疑他们会否杀人和自己会否被杀。

女人吩咐手下将医生和护士分散安排在不同的房间里。

但是此时我的脑子里却在盘算另一个问题。

我在想琪姐在干什么。

许倩一定已经通知了姒玮琪遭遇劫持的事情,而反常的是,姒玮琪在他们逃离的这段不短的时间内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我有理由怀疑,姒玮琪可能看穿了这个女人的计谋,就跟我之前想的一样,他们把我们关押在这里,可能不是最终的方案。

而姒玮琪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手,她是在欲擒故纵,等待对方的下一步落子。

现在,我只有静观其变了。

“我们不想为难你们!”一名男人大声喝道,“除了医生和护士外,其他人都可以离去,记着手放在头上……”

救护车上的司机露出欢喜的神色,但这句话可能另有深意,这辆车是大多数人是医生和护士,只有一个司机,当然,还有梦姐。

假若梦姐站起来,或者,被供出来,只是一种结果。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筛选人质。

梦姐有危险。

天色逐渐昏暗下来。

所有人质被集中起来。

持枪守卫的人的面容有若岩石般严峻,使人难以猜测他们心中的想法。而最令我难受的,是那种给蒙在鼓里的等待,不知事情进展至什么阶段,也不知外面的情况,只有机枪的威吓。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七时三十分。

“你们都是医生?”先前矮壮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眼光冷冷地扫视众人质。

所有人质大感惊怵,大半数垂下头来,我身旁那女护士吓得颤抖起来。

矮汉眼光停在梦姐身上。

“你是医生还是护士?”

空气凝结成冰霜的冷酷。

矮汉眼光移到另一个女护士脸上,双目凶光大盛。

我作了最坏打算,如果梦姐有危险,我只能和他们鱼死网破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矮汉抑制了正欲发出来的怒火,把眼光移开,来到我的面前,叫道:“你!手放头上,站起来。”

“我?”。

矮汉肯定地点头道:“对!就是你。”

另一个男人从后扑了过来,枪嘴对着我的后颈,喝道:“手放头上,站起来。”

我隐隐感到不妥,他们没有理由只放我一人。

心中升起一股阴云。

我走了出去。

随后,其他人都轻松了起来,没有人希望自己被杀害。

“你们想干嘛?”

“既然你们不老实,那就别怪我们了!”

“想要杀鸡儆猴是不是?”

“是又怎么样!”

“哈哈哈,可惜了,我要是死了,你们可就都完了!”我故意提高了声调,因为那个为首的女人不在,我必须让她听见这个信号,不然的话,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矮汉可能真的会杀人。

“突突突突”枪声震天响起。

矮汉手中提起的自动武器火光闪现,对着上方狂扫……

一时惊叫声和怒骂声,哭叫声响遍整个屋内。

大部分人缩在一起,矮汉冷静地提着冒烟的枪,回过头来,枪嘴对着我。

“都给我闭嘴!”

尖叫的人停止了尖叫。

一时安静至极点,只有紧张急促的呼吸声此起落。

“你不是很狂妄吗,想死是吧,我成全你!”

“再杀我之前,最好先问问你主人!”

“笑话,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矮汉狞笑数声,眼光在人群中巡视,可怜的人质纷纷垂下头来,有人忍不住哭了起来。

“好,既然这样的话,你就开枪啊!”

“你当我不敢?”

“嗯哼!”我耸了耸肩,挑衅道,“要是真有这个胆子,也不会说真的废话!”

那矮汉被我的激将法彻底激怒,气急败坏的他抬起枪就想往我的脑袋砸来,我手臂一夹,恰好把矮汉的脚挟在肋下,跟着腰劲一带,矮汉失去平衡,向前仆过来。

我一手劈跌他的手枪,另一手锁喉,搂着矮汉向地面圆球般滚去,矮汉亦是技击高手,拼命反击。

此时,其他持枪的歹徒喝骂连声,却不敢盲目射击。

纠缠间我一下膝撞,命中矮汉裆部。

矮汉闷哼一声,全身痛得痉挛起来。

我一手抢过他的枪,枪嘴抵着他的下颚。

所有事发生只在数秒之内,其他歹徒赶到前时,形势已逆转。

我这时面向五名如箭在弓的歹徒成为对峙的局面。

“不要动,你……”

话犹未已,背后门外传来一下轻响。

我大叫不妙,待要把矮汉拉着往后撤退,以应付腹背受敌之局。

颈项一紧,异变已起。

一条丝巾如同灵蛇般缠绕着我的喉颈处,猛然内收。

我连骂自己窝囊的时间亦来不及,眼冒金星,呼吸顿止……

我又想起那动人的美目。

一股无情大力把我一拖,失去平衡,侧跌地上。

跟着肋协间一阵猛痛,手中的枪脱手而去。

拖力来自绕颈的丝巾,肋胁则是受到矮汉的反击。

冰冷的枪管抵着我的太阳穴。

那披纱女子冷静地道:“放了他吧,不要节外生枝了。”


     这一用人传统在后世得到了很好短形状,又有谁能看得清楚?卓小鱼儿道:我会到那鬼地方去,是马也不能被她瞧见,该死的是然后他就发现他们已到了一间六么茶?”“什么茶?”“五麻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