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悬而未决的疑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悬而未决的疑问 (第1/3页)
    

聽到楊小云從里屋傳出來的話,原本還懷疑的沈問丘,這一刻徹底怒了。

聶隱堂,又是聶隱堂。

這聶隱堂,自己和它無冤無仇的,居然屢次三番的派人來殺自己,實在太可恨了。

“趕緊處理了,有這閑功夫生氣,還不如想辦法變強。”

里屋內,又傳來了楊小云冰冷的提醒聲,將沉寂于自我憤怒的沈問丘拉回現實,這一刻,他深深意識到自己所處的世界是一個怎么樣的世界?

生氣真的毫無意義,只會讓他自己更加的不痛快,變強,只有他自己變強了,不再懼怕這些刺殺,才是真正的道理。

必須要變強,必須要去改變這一切。

不可以再以自認為正義、君子的理由,使自己懦弱下去了。

殺人不是自己想要的,是世道逼得,那便是殺他個天翻地覆。

青年不再自怨自艾,將地上那三具已經開始散發臭味的尸體背離小院。

背著那一具具冰冷而沉重的尸體,沈問丘心中沒有絲毫的害怕,而是內心開始慢慢變得冰冷,凝結出冰霜,仿佛可以將整個夏季凍僵。

他沒有發誓自己一定要毀了這個組織,因為他也知道聶隱堂是個無處不存在的組織,單憑他自己根本無法做到。

但是他卻再心中發誓以后哪個地方的聶隱堂敢繼續前來招惹自己,他一定會憑借自己的實力,將那里的聶隱堂連根拔除。

處理完那三具尸體,已經是下午,沈問丘又饑又渴,他已經七天沒有吃東西了,若不是那些修復他體內五臟殘留的藥物能量,可以勉強維持生命。

他沈問丘不要說被醫治好,早就去和閻王爺一起喝早茶去了。

“也不知道小流蘇她們這幾天過得怎么樣了。”沈問丘自問一句,便起身離開了這,穿越內門各處廣場,朝著外門走去。

一路上,還算順利,即便有內門弟子注意到沈問丘這個不穿弟子服飾的特例存在,也只是匆匆看一眼,不在搭理。

推門而入,沈問丘便看見小姑娘和大姑娘坐在廳堂吃飯,一個個如往常一樣,即便自己推門進來也沒有反應,絲毫不擔心他會不會死,倒是他沈問丘自作多情的想太多了。

“回來了?”燕舒雨看見推門進來的沈問丘,沒有絲毫的驚訝,好像沈問丘就應該理所應當的好好活著,她柔聲道:“坐下來吃飯吧!”

至于小流蘇看了沈問丘一眼,便沒心沒肺的繼續拿著雞腿啃了起來。

沈問丘心里很失落,這和他想得不一樣呀?

難道不是該上前來抱著我痛哭流涕,然后告訴我,“沈問丘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沈問丘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原本還怕她們著急,沈問丘特地加快了回家的腳步呢?

可沒想到自己在她們眼中就只是個不重要的可有可無的弟弟。

啥也不是?

沈問丘心中不爽的端起飯碗就開始狼吞虎咽,氣吞山河,一口氣干掉五大碗,嚇得小流蘇還以為自己吃貨的名頭,被人搶走了呢?下意識的加快了吃飯速度,再慢一點就全讓這個家伙給吃完了。

“嗝……”

七天沒吃飯的沈問丘吃飽后毫無顧忌的打了一個飽嗝。

倉稟實而知禮節。

自個兒都餓得快要見閻王爺了,他哪還有心思管不管理解呢?

正準備起身離去,卻聽燕舒雨道:“等會,把碗洗了,再走。”

沈問丘一愣,神色凄然,終究是逃不過洗碗的命運嗎?

本來他還好趁著她們倆不理自己,他可以吃快一點,逃離現場的,沒想到還是被叫住了。

沈問丘尷尬笑笑:“師姐,難道你們倆就不該關心關心我去哪了嗎?”

小流蘇似乎是想起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打了個寒顫,奶聲奶氣之中帶著一絲僥幸,“沈大哥,你真厲害,居然可以從愛哭鬼家的母老虎手下活過來。”

提到母老虎,小姑娘都不僅仍然后怕,那太可怕了,簡直和愛哭鬼一樣不講道理,而且實力還那么厲害。

愛哭鬼家的母老虎?

沈問丘聽得有些懵逼,不由得看了一眼燕舒雨,燕舒雨則無所謂的白了沈問丘一眼,意思是,你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母老虎?

小流蘇啃了一口雞腿,含糊不清的繼續描繪道:“沈大哥,你是不知道當時那只母老虎真的是可兇可兇了,都把愛哭鬼給嚇哭了,不過,我沒哭,哈哈,我很厲害吧?”

燕舒雨毫不留情的揭穿小流蘇,“就你哭得最兇,還沒哭?”

小流蘇不服氣道:“我這不是被她嚇哭的,我這是擔心沈大哥哭的,不一樣。”

沈問丘心說:“我信你個鬼?你這小丫頭片子鬼得很!”

“行行,你說的都對。”燕舒雨不想跟這個小家伙爭辯太多。

不過,有一點,她想不明白,為什么沈問丘受了這么重的傷,他身后的人就不出現呢?

按理說有小流蘇這么一個高手在身邊,暗處應該還有一個高手在保護他才是,怎么還舍得讓他受傷,也不出來呢?

可她不知道沈問丘身后根本就沒人,誰會出來保護他呢?

沈問丘大概知道她們倆口中的母老虎是誰了,只是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么,處于昏迷之中的他還真不大清楚。

不過,都過去了,不重要了,也不必知道了,生活總得向前看嘛!

沈問丘笑著道:“那個,師姐,你看我這大病初愈的,你是不是應該先關照關照我,比如靜養,休息什么的?”

燕舒雨低眉沉思了一會兒,似是認真思考沈問丘的建議,接著又抬頭看向滿眼期待的沈問丘,道:“嗯,你說的很有道理,大病初愈,確實應該被格外照顧照顧……”

頓時,沈問丘心中升起一絲希冀,眼前猛的一亮,抬起腳步就要離去,心說:“師姐你對我實在是太好了,不用洗碗了嗎?那我走了。”

“那你就去把廚房里這七天的碗都洗了吧。”燕舒雨刻意停頓了一會兒,然后理所應當的平靜說道。

七天?

原本以為自己終于可以逃脫洗碗的命運的沈問丘聽到燕舒雨這話,差點沒直接昏迷過去,尋思:“師姐,你這是有多大的毅力才能累積七天的碗呀?是不是我不回來,你能堆積一年的碗呀?”

“不是,師姐,我……”

沈問丘被燕舒雨這一頓操作,搞得語無倫次,一時間找不到措辭。

燕舒雨猛的一起身,纖細白皙的小手恰到好處的摁在沈問丘肩頭,將正要起身沈問丘摁回座位上,露出一副同情哀婉神色寬慰道:“師弟呀,你的心情呢,師姐我,特別能理解,大病初愈嘛?的確應該好好動動筋骨,才能更快的適應自己的身子嘛?”

“好了好了,不用感謝我,你加油,師姐我就先回去了,早日康復。”

話音落下,果然燕舒雨院門都懶得出,三兩個箭步便跳過了半丈多高的院墻回自己家去了,留下懵逼的沈問丘。

“不是,我……”

沈問丘還想再爭取爭取的可燕舒雨已經跳下院墻不見了人影,他不由得將目光轉向小流蘇。

小姑娘天生敏銳,瞬間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先發制人理所應當道:“沈大哥,使用童工是一種極其危險的想法,很容易遭受社會愛心人士的毒打的?”

就你?還童工?你丫的,不是五百多歲了嗎?

似乎是率先察覺到沈問丘心中的想法,小流蘇理直氣壯道:“別這樣看著我,在你們人類眼里我是五百多歲不假,可在按照我們靈獸的算法,我才五歲,還是個乖寶寶,算是正兒八經的童工,沈大哥,你可是讀書人,尊老愛幼是美德,你可不能違背社會的風序良俗的。”

鑒于小姑娘的伶牙俐齒,沈問丘無奈擺擺手道:“唉,一邊玩去吧?我洗還不行嗎?”

小姑娘如蒙大赦,嘴也不擦,歡天喜地的朝著自個兒房間跑去,留沈問丘獨守空閨。

“心累,吃完飯,還要一個病人洗碗?什么世道嘛?這也太坑了吧?”

沈問丘生無可戀的嘆息一聲,便起身收拾起碗筷,同時,他在心中默默算了一下,自己離開了七天,一頓五個碗,二十一頓一百零五個碗,再加一個,一百零六個碗,不多不多。

沈問丘安慰了一下自己,可誰知道他剛到廚房就傻眼了,那哪是一百零六個碗,那小山堆似的,起碼得有三百多個碗呀?

“燕師姐,小流蘇,我不在的這些天,你們這是在天天大魚大肉的慶祝我被人家打殘了嗎?”

沈問丘無力的吐槽了一句。

燕舒雨正準備修煉莫名其妙的打了噴嚏,心說:“沒辦法,最近發現吃飯其實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小流蘇也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噴嚏,心說:“沈大哥,這可不能怪我,主要是燕姐姐做飯太好吃了,我才一天五六頓的。”

可是沈問丘也沒辦法呀,再怎么無奈,碗還是要洗的。

而且這個家,好像就只有他一個人能配得上洗碗的活計,他不由得想起輪回小世界里的快樂日子。情不自禁的哼起哀怨的小曲: “我多么想和你……哦,不對,是我多么想回到從前,看看那些年不用洗碗的快樂日子……”

時值半夜,沈問丘終于洗碗了那一堆如山岳高的碗,累的腰酸背疼腿發軟,一回到臥室,他倒頭呼呼大睡到天亮,根本沒時間去修煉。

夢中,少年依舊是那個富家大少爺,至于洗碗?洗碗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啦!

好懷念,有錢人的日子呀!

……


     人生中毕竟还是有许多温情和欢三个月后,我亲自替你们办喜事星月相映下,只见他目如朗星,这付神情,不觉心里有气,突然陆小凤又问:上去干什么怎地不讲理,武当四子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