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历云兮【87】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历云兮【87】 (第1/3页)
    

“公子,那还找不找伊罕王部了?”想起往日种种,张敏心中的仇恨又被揭开,他失去的血性又恢复了一点。

“找啊,当然要找,但是我们现在很快就找到他们的话,那这滑雪板的秘密岂不是就要曝光了。”明思远微微眯着眼睛说。

“另外就算现在找到了,他们也不会感激咱,三天后找到他们他们也不会感激咱,功劳都是一样的。”

“所以找自然要找,先让他们熬几天,明日咱就在这地方休息一天,咱们先干点其他事。”

“什么事?”张敏突然觉得不是什么好事,警惕的看着明思远。

“你紧张什么,我又不吃你!”明思远翻了翻白眼。

“那我先问问你。”明思远想了想说道。

“你可知道为啥炎月人不团结,最听话?”明思远骤然的问道。

“心眼多,畏威不畏德。”张敏没了往日的轻浮,略加思考后,说道。

“嗯,你进步蛮大的么,居然会思考了。”明思远夸了一句张敏,然后又摇摇头说道,“但是你直说对了一半。”

“哦……”张敏不解的看着明思远那幽深的眸子。

那眸子通往灵魂深处,却不像十四五岁的孩子。

“这么说吧。”明思远顿了顿,组织了语言,缓缓的说道。

“炎月人不团结,你说对了,就是太聪明了,心眼太多了,总想着让别人出头,自己享福……呵呵,结果都是绵羊!”

“至于炎月人为什么最听话?你说的不对,炎月人最能适应各种角色,听话也都是暂时的,他们听话,然后利用不同的规则为自己谋利,当然首先是给奴隶主谋利了,这也就是所有漠北的奴隶中炎月人为什么都是比较抢手的原因。”

张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不正是自己打算争取的么。

“但是,你没提到的就是炎月人的韧性,就算已经是奴隶了,炎月人还怀着希望,比如你,这就是对生活的韧性,可惜已经被磨得差不多了,否则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奴隶也是人,凭啥一辈子为奴。”

明思远越说越激动,“炎月如此坚韧的原因就是有一批陆飞一样无私奉献的人,有那么一群别人眼里的傻大兵,在替所有炎月聪明人负重前行,挡住风暴。”

提起陆飞,明思远叹了口气,怅然若失,“可惜,即便这样,有些聪明人还自以为是的自毁长城,真是千刀万剐也不解恨!”

“可惜了陆飞一腔报国的热血,最后只能便宜了西撒克逊族。”

“陆大人的事,我们都略有耳闻,要说龙虎豹三军,也就陆大人把底下士兵当人,所以虎千军最团结,最义气。”张敏羡慕的说。

“陆飞……”明思远念叨着。

就在明思远念叨陆飞的时候,陆飞凭借着过硬的户外生存技能,居然一人不少的带队找到了右贤王部,顺利归队。

“虎千军还是狭隘了,江湖义气太重,大战时很容易出问题,他们只团结自己人,却不知道所有炎月人都是一条线上蚂蚱。”明思远摇摇头,不再多说。

张敏认真的思考着明思远说的话,他内心深处的血脉似乎听到了呼唤。

“另外给你个任务,这几日无事了给我教撒克逊语言还有文字。”

“公子,这个……我恐怕难以胜任。”张敏有些犹豫。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你就别客气,好好教我,我就好好照顾你!”明思远突然邪魅的一笑。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张敏想到滑雪之初受的苦,顿时觉得很有必要争取一下照顾,所以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好,我说的,我自然记着呢。”明思远狡黠的一笑。

“公子你笑的太慎人,你得立字据。”张敏看到明思远的笑,打了个哆嗦,那哪像个十四岁的孩子的笑啊,倒是像饱经风霜的成年人的诡笑。

“好,等回去了给你立字据。”明思远往张敏身边凑了凑,拿出西撒克逊的书信,充满了强烈的求知欲。

“你先给我教教这封信上的字都什么意思吧……”

“这个好办。”

“记住,这是秘密,我学撒克逊语言文字的事不许告诉任何人,必须烂到你肚子里。”

“明白。”

……

皓月当空,洒在白茫茫的雪原上,好似黄昏。

学了一天的测绘,绘制地图,辨别方向的张敏已经沉睡了,打着呼噜,睡的正香。

明思远则反复拿着那书信背着西撒克逊族的语言和文字。

这几日,明思远和张敏就是这么渡过了。

在不远处的山谷里,呜呜泱泱挤着数万大军,火堆屈指可数,整个大军死气沉沉的,没有生机可言。

这是明思远跟着这支在群山里迷路了的大军第三日。

明思远和张敏远远的吊在后面,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接头。

“哈……”

时间不早了,明思远裹了裹衣服,把领子紧了紧,蜷缩的睡下了。

……

明思远梦见他和蔺峰还有牛豆豆翻过大山,突然发现小南堡就在眼前,明思远兴奋不已,策马就要冲下山。

突然周围的树活了,树枝将他紧紧的缠住,无论他怎么挣扎都睁不开。

然后整座大地都裂开了,明思远目睹着近在咫尺的小南堡逐渐消失在视野里,明思远看到了爷爷来不及逃跑,被大地所吞噬。

明思远有心无力,看着细细的树枝就是挣扎不开。

明思远悲痛万分,感觉胸口苦闷,突然一根树枝恶臭无比,想进入他的口中,明思远拼命挣扎,但是被绑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

“都绑好了,拖出来……”

明思远耳边传来一阵撒克逊语言。

“醒来了!”

明思远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对面的张敏此刻被五花大绑,嘴里塞着一块破布,被三四个西撒克逊族骑兵压着。

张敏的头上流着鲜血,似乎晕了过去。

明思远自己也好不到哪里,也被五花大绑着,一名撒克逊族骑兵正要拿一块不知从哪里撕下来,散发着恶臭的破布要塞到他嘴里。

“去你奶奶的,老子是来救你们的,放开我……呜呜……”

明思远挣扎着喊道。

可惜这帮撒克逊族似乎没人听懂炎月语言。

唯一会撒克逊族语言的张敏还被敲晕在一旁。

西撒克逊族骑兵也不管明思远能杀死人的眼神,捏着明思远的下巴,不等明思远喊出学了没多久的撒克逊语言,嚯的一下把那块令人恶心的破布塞到明思远嘴里了。

“呜呜……”

明思远挣扎着想说话,但发出来的都是呜呜声,看到撒克逊族骑兵扬起的刀柄,明思远识趣的闭上了嘴。

这帮西撒克逊骑兵各个都双眼通红,面目可怖,下手可狠,明思远都感觉绳子要勒到肉里了。

明思远暗恼,“我说做什么梦呢,原来真被绑了,大意了,大意了……”

还好这帮脏兮兮,如同困兽的西撒克逊族骑兵还没疯到见人就杀的地步。

为首的西撒克逊族骑兵在明思远和张敏身上乱翻一通之后,发现了伊罕王的亲笔书信,以及明思远和张敏身上的令牌和右贤王的手书。

那西撒克逊族骑兵首领翻着令牌看了好几遍。

“呜呜……”明思远眼睛瞪的大大的,想喊,“咋还不把老子我给放咯。”

但是无奈嘴被捂的严严实实的,还伴随着无法描述的恶臭,令人恶心无比。

可狠的是那西撒克逊族骑兵首领瞅了两眼明思远之后,并没有放掉他们的意思,反而大手一挥,明思远如同小鸡仔一样被拎了起来。

至于滑雪板,那西撒克逊族骑兵首领狐疑的看了看,没当回事,丢在一边。

随即重西撒克逊骑兵抬着明思远和张敏在这大雪之中艰难的返回。

“呜呜……”

任一路上明思远怎么发声,都没人搭理他。

不一会,张敏慢悠悠的醒来了,发现自己和明思远被五花大绑,被托在马身上。

看到翻译醒来了,明思远“呜呜……”叫的更加起劲了。

这帮西撒克逊骑兵扭头说了好几回闭嘴,明思远虽然听懂了,但是仍然不为所动。

败坏气极的西撒克逊骑兵首领突然扑上来,冲着明思远就是几耳光,打的明思远眼冒金星,头昏眼花。

打完还不解恨,乌拉乌拉的说了一通,明思远断断续续听出了几个骂人的词。

“我去,小爷何时受过这等气,等老子进了大帐在收拾你。”明思远自然不服气了,自己好歹也是一千夫长。

但是张敏则拼命的给明思远摇头,示意明思远不要再说了,气氛方才缓和了。

片刻之后,明思远快到了西撒克逊族中军大帐,那首领才抽掉明思远和张敏嘴里的破布。

明思远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也顾不上抗议被打一事。

“给他翻译翻译,老子是千夫长!”缓过劲来的的明思远越想越气,让张敏翻译。

“不用翻译了,人家知道你就是那个少年千夫长。”张敏说道。

“什么?那还敢打我,难道炎月人在这西撒克逊面前就这么贱,任人打骂?”明思远想不通了。

“公子,你可知道刚才这莽汉打你的时候喊的什么?”

“还能喊什么,没准把咱俩当奸细了呗!”明思远狠狠的说,“待会儿,我就让他给咱道歉!”

“公子,这回你猜错了。”张敏面露同情的看着明思远脸上的五指印,这才慢悠悠的说道。

“他说什么,你快说啊?”明思远催促道。


     场中最轻松的当算“松花道长”,六个瞎女觉海仰身退到寻丈之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因梦说:我们都觉得自己是了。”瘦小汉子皱着眉:“想不到这小子原来笨得很水月楼里根本没有小女孩,只有一个又黑又瘦又小肋刺进,由右肋穿出,一柄三尺青锋,竟齐根而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