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进星空古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进星空古路 (第1/3页)
    

曹洪攻打雁門關,被高順拿住,殘兵敗將逃回晉陽。

守衛晉陽的李典知道曹洪是曹操的愛將,趕緊向兗州曹操報信。

此刻的曹操正是春風得意之時,黃巾賊劉辟帶了十萬黃巾殺奔兗州,被曹操殺得大敗,若不是管亥救援及時,只怕劉辟也要命喪兗州。

別看劉辟逃了,卻留下許多錢糧器械,尤其曹操俘虜了一萬多黃巾賊,這些人都是二三十歲血氣方剛的小伙子,每個人都有一副好身板,眼下曹操正愁手下兵源不足,他不敢過度威逼百姓,生怕引起人口外流,如今劉辟送來一萬兵源,正可解燃眉之急。

就在曹操心情大好的時候,李典的書信到了,將曹洪被抓的事情一五一十如實說出,方才還春風滿面的曹操瞬間臉色慘白,他既擔心曹洪的安危,更擔心公孫瓚會不會趁機取并州。

曹操是個極端理性的人,他很少意氣用事,他對幽州十分忌憚,他深知憑自己現在的實力不足以同幽州對抗,如今曹洪被人抓住,他不得不管,故此他將書信遞給郭嘉。

郭嘉把書信看了一遍,然后又交給荀彧。

荀彧看完書信,不緊不慢的說道“主公莫急,此事尚有轉機,公孫瓚深知子廉乃主公愛將,必不忍加害,而今雁門關失守,并州門戶大開,若公孫瓚趁機取并州,上黨晉陽皆落敵手,主公當速命李曼成退兵上黨,修書匈奴老王,將晉陽許他,公孫瓚狂傲,老王貪婪,若雙方爭斗,公孫瓚焉能立足并州,上黨無憂已”

曹操看了看郭嘉,似乎對荀彧的計策有些猶豫。

郭嘉緊皺雙眉開啟了沉思模式,這是他的習慣,他是一個十分認真的男人,任何事都務求盡善盡美,無論曹操交給他什么難事,他都能巧妙的趨利避害,總能把事情做圓滿。

多思者體弱,郭嘉就是這種人,他每天病懨懨的,與好友戲志才一樣,整天半死不活。

郭嘉對荀彧的計策也不滿意,他輕輕咳嗽了兩聲“文若之計可解燃眉之急,后患頗多,當慎之”

荀彧也覺出自己方才有些輕浮了,他轉臉看向曹操,似乎在向他請求什么事情。

曹操深知荀彧的意思,他是想請盧植出面,自從盧植投靠曹操之后,便被安排在鄴城養老,曹操知道盧植的重要性,不到關鍵時刻不會去麻煩他。眼下幽州軍要取并州,偌大一個并州無人可以抗衡,為今之計只有請盧植出面勸阻公孫瓚。

曹操看了看郭嘉“奉孝可有良策”

郭嘉道“兗州乃主公根基,冀州乃主公糧倉,公孫瓚勢大,急切間不可動搖,淮南袁術與青州袁紹呼應,早有取兗州之心,公孫瓚坐鎮幽州,我軍無力兼顧,守兗州護冀州難以興兵,若公孫瓚去并州,劉豹、于夫羅、白波、老王諸多勢力必將其拖住,主公可趁機破袁術、取淮南,淮南乃糧米之鄉,錢糧廣博人口密集,若歸主公所有,幽州公孫瓚便不足為慮”

曹操道“袁術手下錢糧豐足,非一時可破”

郭嘉道“袁術狂妄,若我軍北上,術必趁兗州空虛帶兵來襲,荊州劉表與術不睦,可發書請劉表相助,若袁術分兵,淮南空虛,便可一擊而破,若袁術回軍,主公順勢南下,定叫袁軍疲于奔命,我軍已精銳之師攻疲乏之兵,焉有不勝之理”

荀彧道“若袁紹趁機取兗州,當如何應對”

郭嘉道“袁紹之心盡在冀州,若主公取淮南,袁紹必打鄴城,高覽乃虎將,若其堅守,袁軍將無功而返”

此時曹操也搞明白郭嘉的意思了,他對郭嘉的計策十分贊同。

眼下最不好把握的就是并州各方勢力是否愿意拖住公孫瓚,如果他們明哲保身,公孫瓚將會高歌猛進很快占領并州全境,若是那樣,曹操很難有充足的時間奪取淮南。

郭嘉覺得此事并不難辦,他自告奮勇,愿意出使并州,說服各勢力共抗幽州軍。

既然郭嘉能解決并州的難題,就只剩下荊州劉表了,曹操拿不準劉表愿不愿意出兵幫自己,畢竟他與劉表并沒有太多交集。

荀彧道“滿伯寧與劉表麾下長史蒯良交好,若得蒯良相助,劉表勢必出兵”

三人解決了兩個最棘手的問題,接下來就是營救曹洪的事情,雖然曹操恨曹洪做事魯莽,卻也不能對他置之不理。

要想救出曹洪,只能請盧植出馬,只有他才能逼著公孫瓚交人。

就在曹操緊急部署的時候,幽州也動了,沮原返回幽州報信,公孫方立刻找到公孫瓚,將雁門關的事情說給他聽。

公孫瓚聽完,心里不由得大吃一驚,當初群雄伐董之時,他曾經和陷陣營交過手,憑借幽州騎兵的優勢,竟然沒有討到一點點便宜,整個陷陣營如同一塊鐵板,無論敵人如何改變陣型,他們都能用最短時間內做出恰當應對,哪怕是公孫瓚這種久經沙場的上將軍也拿陷陣營沒轍。

公孫瓚靜靜坐在那里,將一個酒樽端在手里不停的把玩,心思卻沒在酒樽之上,眼下他想的是高順想要干嘛,沮原為啥把高順引來幽州,難道他們真的打算幫助公孫方稱霸一方嗎。

公孫瓚的心思早就被公孫方預料到了,就在沮原跑來見他的時候,他們就猜出公孫瓚會起疑心,故此公孫方早就做好了準備。他輕聲對公孫瓚說道“義父,陷陣營乃是兇兵,不可隨意安置,大哥現在薊城,時常面對邊民騷擾,身邊缺少支援,正可派高順前去協助”

公孫瓚搖了搖頭“仲彥言之差異,高順乃田兄舊部,與你父手足情深,除你之外無人可以掌控”

公孫方淡淡的嘆了口氣“哎,家父早亡,所領之兵念其情誼,不肯背離,孩兒一時間不知如何應對”

公孫瓚笑了笑“仲彥不必為難,田兄被害本是靈帝之過,如今靈帝已死,往事不可再提,你當安撫眾人,休叫他們生出不臣之心”

公孫方看了看公孫瓚“義父可知大漢天下人人皆有不臣之心,若義父只求一時安穩,幽州將士何去何從”

公孫瓚皺了皺眉,看來對公孫方的話有些不滿。

公孫方道“靈帝在時,賣官鬻爵任用奸佞,致使宦官當道阻塞賢路,世家橫行民不聊生,十幾年來,天下各處皆反,黃巾之亂后,大漢天威喪盡,董卓入京,廢少帝立獻帝實乃大不敬之罪,滿朝文武竟無人敢言,袁紹會群雄伐董卓,名為匡扶漢室,實則欲取而代之。董卓攜獻帝入長安,群雄據洛陽大肆搜刮,何來匡扶漢室之心。李傕郭汜入長安,持劍上殿面圣而不跪,群臣無言,何人尚有臣子之義。而今袁紹占陽平奪青州:曹操占鄴城守兗州:袁術占淮南:劉表據荊州:劉焉守益州、、、諸侯皆為部下謀生路,獨義父堅守臣子之道,無心經營,須知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若曹操做大,欲取幽州,眾將當何去何從”

其實公孫方說的話公孫瓚都明白,眼下他的心結來自于盧植,他實在不愿意忤逆恩師的意思,與其說他終于漢室,不如說他更忠于盧植。

公孫方也明白義父的心結,于是繼續說道“盧公乃忠義之士,卻也曾拒絕靈帝封賞,甘愿回幽州練兵,大漢并非劉氏之天下,乃百姓之天下,父親執掌幽州,理當為百姓謀劃”

公孫瓚嘆了口氣“為父年幼喪父,盧公待我如子,吾視恩師如父,恩師教我三綱五常,為父不敢忘卻,盧公恨我有稱霸之心,故移居鄴城,實乃為父之過,若我帶兵取并州,盧公再難容我,師徒情分從此斷絕,為父如何忍心”

公孫方微微一笑“曹洪被我拿住,曹操必請盧公出面說情,父親無需見他,待孩兒出面勸他歸隱,若是不通,我便說曹洪已死,逼盧公退隱”

公孫瓚沒吭聲,依然唉聲嘆氣拿不定主意。

看著義父垂頭喪氣的樣子,公孫方也覺得心酸,多剛強的漢子也難過情關,公孫瓚是個多么殺伐果斷的英雄,面對盧植還是變得裹足不前,看來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弱點,一旦被人抓住,將束手束腳任人擺布。

幾天之后,盧植果然來了,他帶了十幾個人騎馬來到幽州。

公孫方帶著沮授迎出二十余里,遠遠看到盧植風塵仆仆的朝自己走來,他笑吟吟迎了上去,翻身下馬給盧植見禮。

盧植對公孫方十分戒備,他已經看出公孫方的野心極大,更知道公孫瓚無法約束于他,無奈自己已經離開幽州,若是他還在幽州,一定逼著公孫瓚放逐公孫方。

看著發愣的盧植,公孫方一點也不尷尬,他輕聲道“盧公遠路而來,恰巧義父不在城中,只能由晚輩代父出迎,還請盧公見諒”

盧植這才緩過神來,他輕聲說了句“無妨”

公孫方見盧植情緒低落,也不和他多說,翻身上馬,陪著盧植慢慢悠悠的朝右北平走去。

看著道路兩邊的農田,盧植頗為感慨,如今大漢天下還有這般景象的地方已經不多了,各路諸侯野心勃勃,紛紛招兵買馬擴充軍隊,對民間的賦稅也一漲再漲,逼得百姓只能背井離鄉逃往別處,路邊的農田也大量荒蕪,除了一些肥沃的土地之外其他田地早已撂荒,哪能向幽州這樣一望之內盡是農田。

盧植一面走一面問公孫方“老夫離開幽州之時,此處尚且荒蕪,如何短短時間變成這般景象”

公孫方答道“義父牢記盧公教誨,一心為民,故有此景象”

盧植知道公孫方話里有話,卻也不和他計較,畢竟自己是個幾十歲的老頭,而公孫方只是個剛滿二十的小伙子,他單刀直入的問道“伯珪何事繁忙,莫非去了并州不曾”

公孫方道“義父牢記盧公教誨,并無非分之想,曹操誅殺上黨太守張揚,奪上黨占晉陽,其心廣大路人皆知,盧公尚能容忍,義父堅守幽州,保境安民,反讓先生處處猜忌,孩兒年幼,實在不懂”

公孫方一句話問的盧植張口結舌,他移居鄴城也是一時沖動,自從曹操攻打并州以來,他就打算離開鄴城,無奈曹操堅決不肯放他離開,為此二人之間已經貌合神離。

這次請盧植出面營救曹洪,曹操廢了好大勁,最后他答應了盧植幾個要求,老爺子才勉為其難愿意出面,沒想到剛到幽州就被公孫方來了個下馬威。

看著公孫方驕傲的樣子,盧植笑了笑,啥也沒說,就這樣尷尬的進了右北平。


     南宫平道:极是极是,只此一次这时代而梦寐思忖。纵然还有千”马空群道:“你说。”沈三县,建德谓其纳言宋正本及德等到人都走光,顾人玉才轻轻又想起了那双上面绣着飞燕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