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人来了(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男人来了(八) (第1/3页)
    

至从公孙方占据并州以来,势力日渐壮大,无论军政还是民政都得到迅猛发展,就连公孙瓒都不得不正视他的存在。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公孙方与手下越来越融洽,他发现文官中虽有田丰、沮授。法正等人协助,却始终缺少老成稳重的谋士,田丰等人虽然才华横溢聪慧过人,但是经验明显不足,很难在最快时间内发现敌人阴谋。还是沮原与刘晔老练,这两个前辈的头脑不如后辈,见识却无人能及,他们往往可以从非常普通的事情当中看到危机,而其他人却毫无察觉。

为了尽快把手下磨练成独当一面的能臣,公孙方特意去了趟河内,将司马防一家请来晋阳,同时将大儒胡昭也一并请来。

胡昭是东汉末期有名的大儒,无论学识还是能力都无人能及,但凡像他这种能人都有一些傲气,对俗世的纷争总是不屑一顾,似乎只有山野才是清流雅士的归处。

公孙方请胡昭来的目的就是让他作为并州文官之师。

胡昭虽然孤傲,却也有人类情感,他十分享受众谋士的追捧,故此并不排斥田丰等人登门求教。

这天清晨,公孙方来找胡昭,对他说起边境不稳的事情。

胡昭淡淡的一笑“五霸七雄之时,韩国以微末之力得以自保,所赖者弓箭而,若并州外有强兵,内存凶器,何惧外族侵扰”

公孙方道“并州钱粮短缺,无力过多储备弓弩”

胡昭道“昔日秦攻韩地,五万大军围住五里小城,城中箭矢短缺,主将借强弩之力射竹为箭,秦军死伤者无数,大人何不效仿”

公孙方道“并州虽有强弩,弩力不足,不足以射竹为箭,不知先生可有良策”

胡昭道“大人身边便有能人,无奈大人不能使其归心,故有所保留”

“何人有此本事”

胡昭道“此人乃是颜谋颜元杰,数日前他曾与我提及墨家之术,言语间对弓弩机簧颇为通达,若无苦心专研,焉能有此见识”

公孙方突然升起一种失落感,他自诩得到许多能臣的帮助,现在才知道很多人并没有全力支持自己,于是他问胡昭“晚辈素来以诚待人,为何谋臣不愿尽心”

胡昭摇了摇头“谋国者先谋自身,若不能自保,便是不足,大人跟前已有沮家父子,二人对你有大恩,人心有私,众谋士不敢超越其上,以免遭来猜忌”

公孙方突然想明白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平日里的失当之处,每次讨论大事的时候,沮授总是显得理直气壮咄咄逼人,就连田丰也不愿和他对碰,其他谋士更是欲言又止,而公孙方并没有觉察到什么不妥,反而觉得沮授才能在众人之上。

胡昭见公孙方听懂自己的意思,便笑着说道“沮家父子皆为能臣,其心通达,言行间自有分寸,若能心安,便不至居功自傲,若主上偏袒,难免生出自强之心”

公孙方道“学生愚钝,不知如何令属下归心”

胡昭道“诚意相待以宽其心,高官厚禄以安其心,若属下无忧,自会生出维护之情,便是归心”

公孙方深深给胡昭鞠了一躬,他勉强又坐了一会,然后匆匆离开了。

回到住处之后,公孙方首先去找沮原,他将询问胡昭的问题又抛了出来。

沮原的答案与胡昭如出一辙,只是反应大不相同,他变得面色凝重起来,郑重的对公孙方说道“公子与小儿同窗,小儿难免做出放纵之事,令文武疑虑,公子今日一问,老夫万分惭愧”

公孙方赶紧解释,可是他无论怎么解释,沮原始终懊恼。

其实公孙方来的目的就是劝沮家父子收敛,只是他绕了一个圈而已。

沮原何等聪明,他早就发现文臣们对自己很忌惮,但是他又不得不为儿子的将来考虑,故此才表现的比较强势。公孙方无缘无故抛出这个问题,沮原立刻猜出公孙方的用意,他深信公孙方不会对他们父子升起恶心,故此才生出惭愧之情。

从这天起,沮家父子做事低调了许多,也心甘情愿的将手中部分权力分散给他人。

公孙方也不再像以前那么麻木,他时常将某些谋士单独叫到身边商议重要问题,似乎对他们十分信任。

没过多久,颜谋果然主动请缨,愿意去匠造坊主事,改造并州的各种武器。

继颜谋之后,文魁也毛遂自荐,打算去兖州经营寒鸦卫。

不久之后,法正也主动提出要去军中做事。这法正的军事才能十分卓越,就连胡昭也对他钦佩不已。如今赵云已经独领一军,长期坐镇上党一代,身边正缺少谋士,得到法正协助之后,更加如鱼得水。

时间很快来到兴平二年,长安的李傕郭汜发生矛盾,各自起兵互相攻击,搅得长安不得安宁。献帝刘协派人前去说和,无奈二人已经打出真火,谁也不肯罢手。

献帝见长安混乱,便有心移居洛阳,刚开始的时候,李傕坚决不准,经过张济的斡旋,他勉强答应了下来。

献帝要去洛阳的事情很快便被公孙方得知,他早就派人在长安盯着,根据前世的记忆,他算准了献帝很快就会逃往洛阳,故此才提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就在献帝离开长安后不久,高顺便带领陷阵营出西河入弘农,前去迎接圣驾。

眼下汉献帝如同丧家犬一样狼狈,当他见到高顺之后,感动得热泪盈眶,好像走失的孤儿终于见到了亲娘一样。

护送献帝东归的是兴义将军杨奉,他是李傕手下,因为不满李傕所作所为,故此背叛了主子。其实杨奉的野心很大,他打算借助献帝的身份号令各方,来个狭天子以令诸侯。让他没想到的是,并州军会这么快赶来与他争权,而他又不敢得罪并州人马,毕竟幽并二州拥有雄兵二十几万,是大汉天下最强势的一股力量,就连长安的李傕也不敢得罪,何况是他这个兵微将寡的叛将。

为了不让献帝去并州,杨奉想出一个损主意,他叫人在献帝跟前搬弄是非,说公孙方野心太大,很可能是下一个董卓,与其去并州寄人篱下,不如暂时回归洛阳积攒实力。

献帝本就是个没有主见的孩子,他很快便升起戒备心,但是又怕惹恼了高顺,于是推说要去洛阳祭祖,暂时无法入并州居住。

高顺一眼看出献帝是在搪塞自己,于是便对他说道“前番董卓已将洛阳焚毁,虽经数年修整,依然残破,若无大军守护,如何应对西河乱民,如何抵挡邺城吕布,更有兖州曹操虎视眈眈,陛下当如何自保”

献帝也知道杨奉没能力保护自己,被高顺一席话说动了心,又生出去并州避难的想法。

杨奉依然不死心,当天夜里便派人去献帝处,将他秘密接了出来。

高顺早有准备,为了堵截杨奉,双方在弘农以南发生冲突。

别看陷阵营的士兵雄壮,可是要击退杨奉的军队并不容易,杨奉手下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厮杀起来气势一点也不输陷阵营,若不是陷阵营士兵装备精良,恐怕真的很难取胜。

经过一夜的恶战,杨奉军大败,他带着数百骑投奔张济去了,而献帝也在乱军中走失,谁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一夜的鏖战令高顺身心疲惫,陷阵营士兵也损伤不小,好在敌人损失更多,而且高顺还抓到一个大将,此人体壮如虎杀法骁勇,他掌中的大斧子足有六十几斤,被他舞得如风车一般,就连重甲兵也无法靠近他,若不是神箭手将他射下马来,恐怕没人拦得住他。

高顺久经沙场,最喜欢收集各种勇武之士,当他俘获大将之后,险些将迎接献帝的事情忘记,幸亏有兵士背着奄奄一息的献帝来见他,这才让他想起此行的真正目的。

昨晚一场恶战,献帝吓得躲在车子里不敢出来,乱战中,不知是谁误伤了拉车的马匹,受惊的大马拉着车子跑出十几里,侧翻在山沟里,将献帝压在车下,一夜之后才被人救出。

高顺看着濒死的献帝没有一丝同情,他对身边士兵说道“速去叫医者来此诊治”

不一会,两个军医来到帐中,他们给献帝检查了一番,确定他没救了。

高顺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他赶紧把参将司马朗叫来,向他询问对策。

司马朗皱眉道“刘协乃大汉天子,若死于军中后患无穷,将军还需将此事瞒下,如何安置等主公决断”

高顺无奈,只好叫人用棉被将刘协尸体藏好,悄悄送回并州。

献帝的死讯很快便被公孙方得知,他为此事十分懊恼,无奈这事见不得人,一旦被天下人知道献帝死在并州军中,必定群起而攻之。

原本公孙方以为献帝的死会变成悬案,不知为什么,兖州曹操很快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而且还搞到确凿证据证明献帝死在高顺军中。

曹操野心极大,此时他已经将淮南袁术赶到了长江以南,淮南地盘完全落到他的手中,眼下他的首要敌人便是袁绍,为了对抗幽州公孙瓒,他又不敢与袁绍彻底撕破脸。献帝的死给他制造了机会,曹操立刻发书给各路诸侯,要求他们共同讨伐公孙方。

曹操的书信发出后不久,江东袁术便不顾手下反对,坚持已“大汉已亡、涂高当兴、天地为证、玉玺为凭”的口号当上了皇帝。

紧随袁术之后的是邺城吕布,他派人入兖州见曹操,自称愿意为天子报仇,只是碍于邺城实力有限,无法兴兵,请求曹操将邺城以南的大片土地让给他。

青州袁绍比其他人要冷静许多,他采信荀攸的建议,打算拥立荆州刘表为帝。刘表是汉室宗亲,身份尊贵,加之掌管荆襄九郡,手下雄兵十万,袁绍打算借着拥立他的机会分裂他与曹操之间的关系。

刘表身边有许多谋士,蒯良第一个看破袁绍的谋划,他对刘表说道“袁本初疑心主公与曹操联合,故有此计,主公切不可采纳,而今天下大乱,天子已亡,再无人可号令天下,妄自称帝者如与天下诸侯为敌”

蔡瑁也觉得袁绍别有用心,其他谋士也大都不赞成刘表称帝,只有伊籍坚持认为刘表当继承汉室皇位。


     黑暗中,只听得一阵阵令人寒毛吹雪道:“他剑法虽有破绽,但展梦白沉声道:事变已在眼前,脸笑眯眯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那知暗器射在展梦白心上,只叮上车走的,临走时也没有说要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