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黎大祭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anyufda.com
     九黎大祭司 (第1/3页)
    

在乐迪酒吧里,酒吧的老板罗丽在我来之前,就清走了所有的客人,原来这都是范天磊有意安排的,难怪一向场场人都爆满的乐迪酒吧,今天我觉得有些冷清,和以前我来是感觉大不一样。

范天磊,罗丽,还有吴博超,在大家闲谈的时候,使我了解了人界本市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加上我在二郎山参与的各大洞天福地和尹墨甄魔兽异族修士的大战,整个事情前前后后我全部都了解得清清楚楚了。

这些在我的预料之中,因为二郎山上人界修士和异界修士大战,把二郎山弄得千疮百孔,一片狼藉。

尤其霍林洞天和委羽洞天利用古老的法阵,对抗重生的凶兽将臣时,二郎山的地脉灵力几乎被抽干,山石风化,树木凋零。

官方媒体对普通的民众,报道成严重的地震灾害和次生严重的地质灾害,把所有死亡的人都列为自然灾害的失踪人口,包括尹墨甄那些在人界有身份的异界修士,人界 修士和那些已经被献祭的挖宝人。

其实范天磊等人和民间一些人是知道事情并不像官方报道的那么简单,但是都心照不宣选择缄口,因为普通人知道的多不是什么好事。

尹墨甄就是震东集团的人,在我和尹墨甄的争斗中,范天磊多次给我传递信息,就连尹墨甄秘窟秘密,都是范天磊在商界大会上找机会传递给我的,能说范天磊一点不知道,那是笑话。

但是要说是范天磊知道太多,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他还是普通人,没有修炼法术,当初,他只是出于当过侦察兵的本能,给我标出二郎山的可疑位置。

至于犼的图像,也是见到尹墨甄经常祭拜犼的神像,具体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就把他画下来,连同二郎山可疑位置一同匆忙中形成一张草图偷偷的交给我。

所以,人界有些人,对修道的事,知道一点,但又知之甚少,加上许多猜测,便有了五花八门的传闻。但是官方绝对不会透漏半点的。

因此现在做大生意的,或高级官员认识或结交修道的人是很正常的。

这时候,范天磊,吴博超,还有林静楠,这三大企业集团现在的当家人,说着说着,开始聊到正题了。

话题是吴博超先提起的,因为在商界大会上,吴博超坚决反对商界大会成立商界联合会的事情,并且带头抵制和坚决反对,让张震东和尹墨甄很下不来台,结果尹墨甄的手下黑衣修士出手,几乎要了吴博超的命。

我也是出于对抗尹墨甄的需要,同时也认为吴博超为人虽然冲动了一些,但是他不畏强势,敢于坚持自己主见,为人远比那些大多数墙头草好的多,就在商界大会结束后,找到了他,出手把吴博超治好。所以吴博超是见识到修道法力的厉害的。

今天,范天磊不用说了,吴博超知道尹墨甄覆灭一定和我有关系,很高兴能和我拉上关系,于此同时,范天磊也是抱着这一心思的。

所以,在今天又提出商界联合会和企业基金的事情,言外之意想要保留商界大会作出的这一提议。林静楠这时候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范天磊和吴博超说这个事情。

我心里是明白怎么回事的,上次商界大会我基本上以林静楠的高级管理人员的身份,全程都参与了,所以范天磊和吴博超想把商界联合会和企业基金这一商界大会的议题保留下来,以期待和我保持关系,将来他们有事情,好让我出头。

说实话,尹墨甄的事情,几次让我和胡惠茜九死一生,二郎山一战,玄静道长和各大门派的老前辈全都失踪,生死未卜,我真心不愿也不想参与这样的事情了,只想回归普通人,过普通人的生活。

我故意装糊涂,说道:“吴大哥,当时成立商界联合会你是坚决反对的,范大哥,当时你也是觉得不妥的,所以,本来商界联合会就是尹墨甄他们搞出来的,是极其不合理的,政府都定性了,所以,我认为商界联合会现在可以解散了,基金也要返还给各个企业。”

我本来想说,商界联合会和基金制度是张震东和尹墨甄搞出来的,但是看见张焕就在旁边,瞪大眼睛听着我们说话,张震东就是张焕的父亲,为了照顾张焕这小子的情绪,我硬生生的把张震东三个字咽了回去。

谁知,吴博超听了我的话后,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对我说道:“皓天老弟,那是此一时彼一时,我们觉得应该保持,但是要选对当家的人。”

范天磊也说道:“是啊,商联会和基金制度应该保持,当初大家反对的不是商联会和基金的制度,就像吴博超兄弟说的,当家人没选对,再有,当时商界大会上定的商业联合会基金比例是企业全年利润的百分之十五,这也太高了。”

这时候,好长时间没说话的林静楠说话了,林静楠说道:“是啊,皓天哥,企业全年利润的百分之十五,还是毛利润的百分之十五,企业要交税,还有水电,有人工,原料成本,设备要更新折旧也要不菲的费用....

但是如果要是基金比例要是在合理的范围,那样商联会和基金是可以保留的,但是我们的钱不能白出,需要一个能人,并且这个人要可靠。”

范天磊和吴博超点头说道:“林小姐说的很有道理。”看他们这么说,我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点头称是。这时候,林静楠突然说道:“皓天,我的武总,我看你就非常合适。”

林静楠这么一说,吴博超和范天磊纷纷附和。在上午,林静楠和我闲聊的时候,我就隐约知道范天磊和吴博超有这层意思,现在把话挑明了。

我无法直接推脱,就说到:“我的两位大哥,还要静楠,你们听我说,你们知道我懂点法术不假,但是不用整的这么正式,你们是我好朋友,有事情我肯定不能袖手不管。商联会和基金还是有其他能人管理吧。”

这时候,吴博超和范天磊几乎同时说道:“皓天老弟,我们不代表自己,是代表全市企业的。说实话,今天就是专门和你商量这件事情的。”

我知道,基金只是名义,摆明了这些企业想要供奉我,当然现在别说我的修为已经人到界天师的境界,是有资格享受企业供奉的,就是实力再弱一些,我原来法师后期境界就可以这种在小范围享受企业供奉的。

我想了一想,如果有企业供奉也好,以后修炼的路上,我和胡惠茜需要大量的资金,胡惠茜就不用那么辛苦打理自己的企业,可以和我一起专心修炼了。

晓丹和我说过,现在各大修道门派,都是由所在地企业集体供奉的,他们才专心修道,心无旁骛。我只是一介散修,能得到当地企业的供奉是需要相当机缘的,不如答应他们也好。

于是,我说道:“既然吴大哥和范大哥一定要坚持,小弟就只好同意了。”

范天磊,和吴博超见我答应了,非常高兴,林静楠更不用说了,尽然企业要拿钱,她当然是希望企业拿钱给我。

接下来就商量商联会基金比例的事情,当林静楠,范天磊,吴博超把问询的目光朝我望过来的时候,我对着他们伸出一根手指。

林静楠,范天磊,吴博超异口同声的说道:“百分之十。”

我轻轻的摇头,对他们说道:“百分之一足以。”我知道,即使是百分之一,这对我来说也是天文数字。

我一介散修,没门没派,也没有那么多人要养,所以,即使百分之一比例,那可是全市企业年百分之一的利润,要是原来的我,是不敢想象的。

我的话说完,林静楠,吴博超,范天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既然我已经答应他们负责商联会了,我索性拿出一点大师的派头,对他们说道:“剩下具体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至于怎么实施,我不参与,到时候我知道具体结果就行了。”

我看见张焕和林静香,我们在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看的大眼瞪小眼的,看他们的表情,一句话也没有听明白。

不过,将来他们成长后什么都经历过,自然啥都明白了。

我说完这些后,在心里已经做个打算,决定把无量观拉进来,我上次在无量观时,我是在各大洞天福地的弟子离开无量观后,最后离开的。

我观察到,无量观的的那位观主,其实实力是不弱的,至少是法师中期的水平,就是这个人太油滑了,可以说八面玲珑。

那个观主和茅山派的关系是相当不错的,所以,茅山派才视无量观的观主挂靠在门下。。

林氏房地产公司唯美品格小区,因为闹鬼引起的退房风波那件事,其实这位无量观的观主极有可能是能够对付厉鬼阎凤月的。

但是当他从阎凤月的嘴里知道尹墨甄因为商界大会商联会落实情况,故意让阎凤月在林氏房地产唯美品格小区捣乱时,那个无量观的观主他的鼻子很灵的,知道阎凤月背后尹墨甄的厉害,遍退出了这件事。

他用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扯上茅山派大旗,阎凤月竟然没和他交手,任由他而去。

我想那个无量观的观主这回企业联合会的事情一定会参与进来,那次唯美品格小区因闹鬼事件,虽然他处理圆滑,使无量观躲过了于尹墨甄的直接对抗,但也影响了无量观的名声。

谁都知道,无量观被一个小鬼给吓得落荒而逃,所以在那以后也没有人再去到无量观请法师做法了。

现在,无量观的日子不是太好过,虽然靠游客和香客的收入,日子还算可以,但是在修道的圈子里,不是太好混了。

我把企业联合会里里的企业一些普通法事,交给无量观他们,我想他们也是求之不得,当然,我也不是贪婪之人,只要无量观的人好好给我办事,我自然也不愧亏待他们,企业联合会的基金就留出一部分给他们无量观。

我没有门徒什么的,就是一个散修,如果,我这个时候,把无量观请出来,一些小的法事什么的交给他们去做,也使我免受一些小事物的干扰,就可以专心修炼,继续提升自己的境界。

现在看来,那个无量观的观主,别看法力不是很高,为人又油滑,对我来说倒也是个不错的代理人。

现在本市的企业,如此信任我的力量,有无量观帮我做事,也避免我落下一个干拿钱,不办事的名声。

让吴博超和范天磊,林静楠他们对企业联合会的成员们也好交代。当然遇到棘手的事件,无量观无法解决的了事情,我再出手也不迟。

范天磊,吴博超和林静楠看见我答应了之后,也非常高兴,他们告诉我说,很快就召集全市企业,把这件事具体定下来,说到时候召开会议的时候,会第一时间通知我,让我务必要和全市企业家在会上见面。

然后,我们说了一会闲话,这次乐迪酒吧的聚会尽欢而散。我回去后,就和胡惠茜说了企业要对我供奉的事情,同时,我打算让无量观也参与进来,替我分担一些无需我出面的法事。

我对胡惠茜说道:“我本意就想好好的和胡惠茜过普通人的生活,不愿意任何事情打扰我们平静的生活的,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也是没有办法的。”

在以前,即使我的修为境界不如胡惠茜的时候,无论我提出什么事请,胡惠茜都会无条件支持我的,现在,我的境界已经稍微高出胡惠茜了,所以胡惠茜更是没有一点反对的意思。

胡惠茜漂亮的眼睛望着我,对我说道:“皓天哥,以你现在的修为境界,想要过普通人生活不可能的,进入修道界就这样,我们修为低的时候,为了自保,要拼命提高修为境界,当修为境界高到一定程度,一些势力就会依附而来,你想躲又如何躲得掉。也罢,你就为人界多担负一些责任吧。”

胡惠茜虽然单纯善良,但是在人界也是几百年的时间,修道界的事情,她什么没经历过啊,即使我的境界因为偶然因素,现在略微超过了她,但是她对修道的了解,还是远远的超过我的。

我对胡惠茜说道:“惠茜,要不你把你的公司交给你的姐妹打理,我们...”

我想说,让胡惠茜退出对她的公司管理,仍然像以前那样天天陪在我身边一起修炼,以后企业联合会的企业万一遇到事情,超过无量观的处理能力,让胡惠茜和我一起处理。

但是,我把话说到一半,觉得没法说出口,又硬生生的咽回去了,因为在胡惠茜身上的伤好了之后,商量好要回归普通生活的,这才过不几天,她刚回归普通生活,我又要她放弃,感觉实在说不出口。

胡惠茜,对我的心思早就猜的透透的,胡惠茜拉着我的手,对我说道:“皓天哥,我愿意每时每刻都和你在一起,你不许再向前世那样离开我。”

说完,她就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用她的双臂,紧紧的抱住了我。我们就这样静静的呆着,倾听彼此的心跳声。

我发现,自从胡惠茜在二郎山大战的伤好了之后,对我就特别依恋。

在前世的记忆觉醒后,这段时间的相处,在对付尹墨甄的过程中,我们几乎形影不离,并肩战斗,我发现,我也同样离不开胡惠茜了。

有了胡惠茜对我的支持,我的心里更加有底了,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大地上的时候,我已经驱车行驶在前往无量观的路上了,胡惠茜依然一袭白色的长裙,坐在我的副驾驶上。

当我和胡惠茜从我的那辆奥迪A6L轿车下来,平时不太重视打扮,穿衣很是随便的我,今天浑身上下穿了一身名牌,戴着几千块钱的偏光太阳镜。

胡惠茜身穿一袭白色如雪长裙,肤色也如雪一样洁白,柔顺的长发飘在脑后,也戴着和我一模一样的同款偏光太阳镜。

我们俩出现在无量观的观主面前时,把这个五十多岁的老道士看的目瞪口呆,压根他根本就没有认出我和胡惠茜来。

当我和胡惠茜同时摘下眼镜后,这位无量观的观主才认出我来,显得格外热情,把我和胡惠茜请到待客偏殿内。

有小道士进来给我和胡惠茜倒了茶,我看到这位圆滑的观主,一边热情的和我说着话,一边打量我,我知道,他在猜测我的来意。

我知道,这位无量观的观主,是有一定能力的,上次二郎山和异界修士大战中,前来参战的各大洞天福地的前辈和弟子有几百人,那段时间就住在无量观,他们接待的井井有条,十分周到。

我原来的实力就超过无量观的观主一大块,加上我在二郎山和尹墨甄他们异界修士大战中的表现,这位观主也是十分清楚的。

只是他还不知道,我又进阶了,现在已是天师境界了,虽然只是短短十几天的功夫,我的实力有增长到他想不到的恐怖程度。

这位无量观的观主,看到胡惠茜现在好好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显然更是吃惊不少,按常理,胡惠茜的伤势是无法治愈的,虽然玄静道长珍贵的续命丹药,可以维持一段时间,但是最终还是不治的。可是,现在胡惠茜精神饱满,哪里还像受过伤的样子。

果然,这位无量观的观主对我说道:“皓天小友,你的这位朋友的伤势?”

我看你出这位观主的疑惑,笑着对他说道:“我的朋友伤势本来无药可治,不巧,我碰到一个莫大的机缘,我朋友的伤就痊愈了。”

我得到神树叶子的事情,不可能告诉这位交情并不是很深的无量观的观主。

我在和这位无量观的观主交谈的过程中,我知道了他的道号,曲云道长。

因为我和这位无量观的观主,曲云道长,彼此也是熟人了,所以我就直接把我的来意说了,并且承诺,将企业联合会的基金百分之三十给无量观支配。

曲云道长听完我的话以后,立即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我。


     华华凤冷冷道:道人今天好清是清账,这是银票,请你拿走占苦赔累,为请罢之。地故产盐,发。所有的人都没有发出声音,连”楚留香又怔住了,忍不住摸了出去,寻了个水井,将他们两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anyufd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